人有阴囊左右而生痈毒者,名曰便毒。生于囊之下,粪门谷道之前,名曰囊痈。

王肯堂曰∶囊痈乃足厥阴肝经所主,乃湿热流入肝经而成,治当清肝家湿热,佐以养阴固肾。

三处相较,便毒易治,而囊痈最难疗也。以囊之下为悬痈,其皮肉与他处不同,盖他处皮肉或横生,或直生,俱易合口,而悬痈之处,横中有直,直中有横,一有损伤,不易收功。然治之有法,未尝难也。此等之痈,皆少年贪于酒色,或游花街而浪战,或入柳巷而角欢,忍精而斗,耐饥而交,或已泄而重提其气,或将败而再鼓其阳,或有毒之妇而轻于苟合,或生疮之妓而甘为精斗,往往多生此痈。所谓欲泄不泄,化为脓血是也。治之法必须大补其虚而佐之化毒之味,以毒因虚而成,不治虚可得乎。方用逐邪至神丹∶

又曰∶肾阴毒即阴囊疽,乃坐卧湿地,久着汗湿衣
,寒湿下攻,阴注经络,久而不散,遂生此证。初起阴囊红肿疼痛者是也。

金银花 蒲公英 人参 当归 生甘草 大黄

朱丹溪曰∶囊痈即外肾痈也,此痈生阴囊之上,其证最酷,阴道多亏,湿热相聚,致生此毒,若不速治则囊裂睾丸外悬,可用青荷叶包之,或紫苏叶洗去毛包之,或单油纸煮过包之。

天花粉 水煎服。一剂而毒消,二剂而全愈,溃者三剂可以收功矣。

陈远公曰∶有阴囊左右生痈者,名曰便毒,生于囊之下,粪门之前,名曰囊痈。

此方用金银花四两,用蒲公英二两,佐之参、归、大黄之大料,未免过于霸气。

三处相较,便毒易治,囊痈最难治,以囊之下为悬痈,其皮肉与他处不同,在他处皮肉或横生直生,俱易合口,而囊下横中有直,直中有横,不易收功,此皆少年贪于酒色,忍精而战,耐饥而交,或苟合有毒之妇,或斗精有疮之妓,所谓欲泄不泄,化为脓血是也。治必大补其虚,佐以化毒之味,以毒因虚而成,不治虚得乎!逐邪至神丹∶金银花四两,蒲公英二两,人参一两,当归二两,生甘草一两,大黄五钱,天花粉二钱,水煎,二服痊愈,溃者三剂收功。此方用金银花、公英佐以参归大黄之大料,未免霸气。然大虚之证,又用大黄祛逐,似乎不宜。谁知毒盛乘初起之时,正气未甚衰,大补泻火之为得乎!倘因循不敢治,及至流脓出血,正气萧索,始用参补气,往往用至数斤,尚未能复元,何若早用于化毒之中,正又无伤,毒又易散,此因势利导之法,不可不知也。

然大虚之病,又用大黄祛逐,似乎非宜。谁知毒正盛,乘其初起之时,正未甚衰,大补泻火之为得乎。倘因循失治,或畏缩而不敢治,及至流脓出血,正气萧索,始用参、
补气,往往有用至数斤而尚未能复元。何不早用于化毒之中,正又无伤而毒又易散哉。此因势利道之法,又不可不知也。

又曰∶有饮火酒入房,精不得泄,至半夜寒热烦渴,小便淋赤,痰涎涌盛,次日囊肿
痛,又次日囊处尽腐,玉茎下贴囊者亦腐,人以为酒毒也,谁知肝火得酒毒湿而肆疟乎!夫酒何至作腐,盖火酒大热之物也,人过饮火酒,多致醉死,死后身体腐烂,以火酒乃气,酒遇热自焚,人身五脏六腑,原自有火,以火引火,安得不炎烧耶!饮火酒入房,鼓动精房之火,宜是命门之火,非肝火也。然木能生火,肝本生相火,理之常也,入房借火酒之力,火势必猛,火动无根,复能久乎,必精泄而火解矣。无奈精欲泄而阻抑之火无泄路,又无可根据,火酒又无可解,于是火入于肝,将根据母自归也。惟是相火内火也,可附肝以为家,而酒火外火也,反得木而焚体,囊与玉茎,乃筋之火也,筋属肝,因入房而聚阴器之际,故火发而囊肿,囊肿极而茎亦腐矣。治法解酒之毒,益以补气血之品,则湿热解而腐肉长矣。用救腐汤∶人参一两,当归二两,黄
二两,白术一两,茯苓五钱,黄柏三钱,炒栀子三钱,苡仁五钱,泽泻三钱,白芍一两,葛根三钱,水煎服。四剂腐肉去而新肉生,又四剂囊茎悉平复矣。酒毒成于拂抑,平肝泄火,利湿解毒宜也。何以用参、
、归、术大补气血耶?大凡气血盛者,力能胜酒,纵酣饮无碍,服火酒而腐,必成于火酒之毒,亦其气血之衰,力难胜酒,所以两火相合,遂至焚身外腐,苟不急补气血,则酒毒难消,腐肉又何以速长哉!

人有饮烧酒入房,精不得泄,至夜半寒热烦渴,小便淋赤,痰涎涌盛,明日囊肿腹
痛,又明日囊处悉腐,玉茎下面贴囊者亦腐,人以为酒毒也,谁知是肝火得酒毒湿而肆虐乎。夫酒何至作腐?盖火酒大热之物也,人过饮火酒多致醉死,死后往往身体腐烂,以火酒乃气,酒遇热自焚,人身脏腑原自有火,以火引火,安得不炎烧耶。饮火酒而入房,以鼓动精房之火,宜是命门之火而非肝火也。然而木能生火,肝属木,肝木生于相火,实理之常也。入房而借火酒之力,则火势必猛,火动无根,何能久乎,势必精欲外泄而火可解也。无奈精欲泄,而阻抑之火无可泄之路,火无可根据,而火酒又无可解,于是火入于肝,将根据母而自归也。惟相火内火也,可附肝以为家,而酒火外火也,反得木而焚体。囊与玉茎乃筋之会也,筋属肝,因入房而火聚于阴器之际,故火发而囊肿,囊肿极而茎亦腐。治法解酒毒而益补气补血之品,则湿热解而腐肉可长矣。方用救腐汤∶

陈实功曰∶夫囊痈者,乃阴虚湿热流注于囊,结而为肿,至溃后睾丸悬挂者,犹不伤人,以其毒从外发,治当补阴清利湿热,取效者十有八九,时人误用疝家热药,多致热甚为脓,必难收敛。初宜龙胆泻肝汤,稍久滋阴,外敷金黄散,如肿痛日久,内脓已成,胀痛者即针之,内服十全大补汤加山萸肉、丹皮、泽泻治之,间以六味地黄丸服之,自安。

人参 当归 黄 白术 茯苓 黄柏 薏仁

冯鲁瞻曰∶书曰痈疽入囊者死,是属肝经湿热,初起肿痛,小便赤涩,治宜清利解毒为主。若脓已成而小便不利者,是毒瓦斯未散也,当针泄之。若脓既出而反痛者,是气血虚也,当补益之。倘元气未亏而阴囊悉溃,睾丸悬露者,亦不为害。

泽泻 白芍 葛根 炒黑栀子
水煎服。四剂腐肉脱而新肉生,再服四剂囊茎悉平复矣。

又曰∶若小儿患此,而由乳母多怒者,宜子母并服清肝之药。

酒毒成于拂抑,平肝泄火,利湿解毒宜也。何以又用参、
、归、术以大补其气血耶。大凡气血盛者,力能胜酒,纵酣饮而无碍。服火酒而腐,必成于火酒之毒,亦其气血之衰,力不能胜酒,所以两火相合,遂至焚身外腐。苟不急补其气血,则酒毒难消,而腐肉又何以速长哉。

又曰∶阴囊溃烂,睾丸脱露,名曰脱囊。用紫苏叶茎为细末,如湿干敷,如未破用香油调涂,将青荷叶包上,内服芩、连、甘草、木通、当归之类,多得保全,患者勿惧。

窦汉卿曰∶囊痈倘脓熟开刀,须待脓热用油头绳扎住肾子,以小刀开海底穴,其脓血即流尽矣。

李东垣曰∶经谓痈入囊者死,将以为属肾耶?余治数人,悉以湿热入肝经施治,而以补阴药佐之,虽脓溃皮脱,睾丸悬外,亦不致死,但未知下虚人老者何如耳。

汪省之曰∶囊痈乃湿热下注,浊气顺下流入膀胱,阴道有亏,湿热不利,有作脓者,故滋阴除湿之药断不可缺,脓尽则自安耳。

胡公弼曰∶又有因腹肿胀,渐流入囊,肿甚而囊自裂开,睾丸悬挂在外,水出不止,用杉木炭末敷上,外以紫苏叶浓浓包裹,令患人仰卧养息,内以龙胆泻肝汤加滋阴药,服之自愈。

澳门新葡8455,囊痈门主方

验方

栝蒌 甘草节 金银花 连翘 柴胡 青皮 水煎服。

囊痈溃后。

蚌壳 黄连 青黛 研细搽之。

囊痈囊漏皮硬浓而出水者皆能治。

苍术 吴茱萸 川芎 当归身 白术 天花粉 官桂 木通青木香 生黄 龙胆草 蛇盘果

上锉一剂,白酒一碗煎,空心服。

囊痈浑身发热口苦嗌干囊上红肿疼肿是也。

杜仲

生酒一斤,煎半斤,服之取汗,即消肿定痛。如未愈,再用一服,即愈。如外敷用明雄黄一两,百草霜一钱,研匀,蜜水调敷,如干以鸡翎蘸水润之,愈后再用除根药。用生南星、苏木、紫苏叶各五钱,陈香橼一个,共为细末。取未曾下水的犍猪尿胞一个,以酒煮烂捣化,同药末捣匀,做饼晒干烘脆,再磨为细末,蒸饼打糊为丸,空心烧盐汤送下八九十丸,服此一料,永远除根不发。

囊痈。

海螵蛸 蛤粉 儿茶

研极细掺之。

又方

干荷叶 紫苏叶

研极细,酒调浓敷赤肉上,外用油纸包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