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董事长麦肯基(Andrew
Mackenzie)敦促澳大利亚领导人作出更多努力,与中国政府达成最大程度的自由贸易。他认为两国加强贸易交流,不会造成澳大利亚过于依赖其最大贸易伙伴、影响国家安全的局面。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仍在协商当中。麦肯基指出,去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其总出口量的比例高达40%,主要为大宗商品贸易。澳大利亚应尽可能的贴合和适应最大贸易伙伴的相关需求。  麦肯基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澳大利亚主要的资源市场,毫无疑问,两国通过FTA加强贸易联系,将是重要且积极的一步。他希望澳大利亚政要在决定如何获取长期利益时能够更具策略性。  在经过长达十年的谈判后,澳中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有望于今年年内签署。中澳贸易协定涉及的关键问题包括让更多的澳洲农产品进入中国,以及中国政府希望获得更多对澳直接投资机会、更低的制造业关税和更便捷的签证办理手续。  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亚已与日本、韩国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在经历了七年的协商后,根据澳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日本汽车制造商与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商能够更容易进入对方市场。  麦肯基上周参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时作出上述表述。他是B20贸易工作组的负责人,该特别工作组以私营企业论坛的形式,负责收集意见并向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提供政策建议。麦肯基同时也热切希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会谈(TPP)能够加快讨论进程。关税政策及农产品贸易政策方面的分歧使得该协议谈判进展缓慢。  他强调,加强澳洲与亚洲其他国家的贸易联系能够使澳大利亚经济发展保持健康且具有活力。澳大利亚则有能力向这些国家提供其没有的资源。  包括力拓、必和必拓在内的澳大利亚众多矿企在开发新矿及基础设施上投入巨资,以迎合正在工业化进程中的亚洲国家对原材料的巨大需求,例如用于炼钢的煤和铁矿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对大宗商品的巨大需求帮助澳大利亚渡过难关、免于经济衰退的厄运。  然而,一些政策制定者考虑到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可能会受到威胁,在向中国企业开放投资机会方面出现较多争议。虽然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已批准了大多数中资交易,但中国投资者表示,委员会设置了过高的监管标准。考虑到对食品安全的影响,外国企业对农业部门的投资尤其令人关注。  麦肯基表示,对于贸易自由化而言,已达成的贸易协议远远不够。贸易会谈对关税政策关注过多,却忽视了消除服务贸易及知识产权的自由贸易障碍。如果因为贸易保护主义,未能进行充分贸易,澳大利亚将错失机遇。他十分确信,如果澳大利亚在亚洲拥有完全的自由市场,在资源方面,澳大利亚将做出惊人的成绩。  新西兰于2008年与中国达成的自由贸易协议。仅仅四年,新西兰的农业产业带动相关农产品出口量上涨近四倍至86亿纽元。  麦肯基认为,如果中国可以从新西兰进口到乳制品,那么中国将减少对乳制品行业的投入,转而发展中国所擅长的行业。这对于新西兰和中国而言,是一次共赢的合作。相信澳大利亚与中国同样能够实现这样的成功。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预计将允许10亿澳元以下中国企业投资免受监管审查,高于当前免审标准。中国国有企业则将受到更为严格的审查。  麦肯基表示希望看到澳大利亚政府减少贸易投资壁垒。他认为,政府越来越关心哪些国家可以前来投资,这似乎是在保护本国。然而,这实际上是变形的贸易保护主义,而不是让市场自由竞争。  早前澳大利亚曾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国技术公司华为科技参与澳大利亚新宽带网络的建设。

澳大利亚奶农协会主席坎贝尔日前表示,中澳双边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令人难以低估,乳制品行业将会从中澳FTA中获得巨大利益。
坎贝尔在名为…

澳大利亚奶农协会主席坎贝尔日前表示,中澳双边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令人难以低估,乳制品行业将会从中澳FTA中获得巨大利益。

坎贝尔在名为《澳洲乳业将从中澳FTA受益》的署名文章中指出,以乳制品行业为例,中澳间的贸易关系为两国提供了大量互利互惠的贸易机会。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乳制品的需求不断上升,而澳大利亚正需要中国不断扩大的国内市场。

凭借着巨大的人口数量以及迅速扩张的中产阶级对健康乳制品的需求,中国成为澳大利亚乳制品出口的头号目标市场。

2012年,中国共进口137.5万吨乳制品。2013年,该数字超过了190万吨,较前一年激增40%。且这一需求水平将继续保持。中国去年新生儿超过1600万,随着独生子女政策逐渐放松,预计中国新生儿数量每年增长将超过2000万名。

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有能力且已做好准备,面对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然而,为了使市场潜力充分发挥,澳大利亚需要与中国尽快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以获得与贸易竞争伙伴新西兰同等的准入待遇。

自2008年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后,新西兰对中国的乳制品出口总量上涨了八倍。然而,同期,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乳制品出口量仅仅实现了温和增长。

澳门新葡8455,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期望达成比新西兰更加优厚的贸易协议,在实施后澳大利亚乳制品对华出口的关税水平将立刻大幅下降至与新西兰同样的水平。基于目前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对中国的出口水平,达成这样的协定将会给乳制品行业提供史无前例的新机遇,并且每年将为乳制品行业节约3150万澳元,进而消除澳大利亚相较于新西兰的竞争劣势。

在2016年至2025年间,若能享受与新西兰同等的关税条例,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将累计节省6.3亿澳元。

重要地是,虽然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热切的希望利用由澳中自由贸易协定带来的增长机会,使更多的乳制品进入中国市场,但澳大利亚并非想要取代中国国内的乳制品生产。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希望能够通过附加值产品,比如婴儿配方奶粉,以满足中国对乳制品以及多样化乳制品的需求。

在寻求新的、互惠互利的市场机会的同时,澳大利亚乳制品行业希望继续秉承在与中国合作的过程中建立起的积极合作精神。

任何的自由贸易协商难免需要两国权衡利弊,作出退让和折衷。在澳中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两国无可避免地会讨论到外商投资问题。

坎贝尔表示,澳大利亚奶农协会并不反对外资进入乳制品行业。

对外商投资相关事实仔细研究后发现,实际上,由外国投资者所有的农田或重要农业资产非常少。澳大利亚统计局近期数据显示,超过99%的澳大利亚奶牛场以及98%的奶牛场农业用地完全由澳大利亚人所有。这并非是暗示应该向外资敞开澳大利亚农业领域,而是说相关的讨论应该基于事实、更加理性、且经过深思熟虑。

随着自由贸易协商逐步进展,澳大利亚将有机会使其乳制品行业在未来更具竞争力并蓬勃发展,同时使中国及中国消费者享受到更加优质的乳制品。

澳大利亚方面深知,与中国达成全面协议,获得大量新的且重要的商业机会并不容易。

然而,本地乳制品行业认可并支持政府去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这必然将伴随着高风险。但是,只有澳中自由贸易协定中包括乳制品贸易,乳制品行业才能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未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