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21世纪经济报道》
修建一条横穿亚洲的铁路大动脉,连接欧亚经济中心,然后再依托这条钢轨上的“丝绸之路”,通过源源不断的货物过境运输来繁荣本国经济,已经成为中亚各国共同的梦想。但这个梦想正在走向现实。

摘要:
图为伊朗火车站内的列车。 驼铃悠悠,载有香料、象牙、珠宝等物品的阿拉伯商队来来往往……连接中原与波斯湾的古丝绸之路见证了东西方贸易的繁盛。如今,一条由钢铁筑成的「现代丝绸之路」呼之欲出,有望重现几千年前的盛景。伊朗外长穆塔基11月15日宣布,修建联通中国中国铁路直通波斯湾引关注图为伊朗火车站内的列车。 驼铃悠悠,载有香料、象牙、珠宝等物品的阿拉伯商队来来往往……连接中原与波斯湾的古丝绸之路见证了东西方贸易的繁盛。如今,一条由钢铁筑成的「现代丝绸之路」呼之欲出,有望重现几千年前的盛景。伊朗外长穆塔基11月15日宣布,修建联通中国与中东的铁路线方案已得到相关国家的同意。如果可行性研究进展顺利,这条全长2300公里的欧亚大动脉将于明年初动工。
欧亚大动脉明年开工
据国际在线引述伊朗媒体报道,伊朗外长穆塔基11月15日宣布,伊朗、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等国已同意与中国合作,共同修建一条连接中国与中亚和中东的铁路线。穆塔基说,这条来自中国的铁路,从新疆出发,途经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抵达伊朗,在伊朗分为南、西两条线,南线直达波斯湾,西线通往土耳其和欧洲。他称这将是「交通领域的一场革命」。
本月初,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四国的交通部部长以及伊朗交通部秘书长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签署了《中─伊铁路建设初步协议》。据介绍,当前阿富汗已基本完成为确定最佳路径和最佳建造桥梁及隧道地点的可行性研究,塔、吉两国也将在未来4个月内完成这些研究。明年初将在中国召开会议,各国将公布这条铁路在各国境内花费的财务预算,同时宣布正式动工。这条铁路线全长2300公里,总预算43亿美元。在「中─伊铁路」协议签署之前,中国和伊朗已经有过铁路方面的合作。今年9月,两国签署了关于伊朗西部铁路网络建设工程的最终协议。按照规划,这条铁路将连接伊朗境内多个城市,未来可能继续向西延伸到伊拉克,最终连接叙利亚以及地中海沿岸国家,成为中东地区的一条交通走廊。据介绍,该项目预计将在未来两年半内完工。中国在其中投入了20亿美元的资金。
伊朗热心推动有远见
对于修建直通中国西部的铁路,伊朗方面表现得极为热心。据伊朗媒体报道,今年年初,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德黑兰举行的中亚国家经济合作组织峰会上首先提出这一想法,得到了中亚国家的积极响应。伊朗官方对建设「中─伊铁路」持欢迎态度。
分析人士指出,伊朗之所以积极推动「中─伊铁路」的建设,是因为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地缘战略价值。从经济角度来说,由于伊朗地处中亚和中东的交汇点,东西方之间的贸易往来必然要经过伊朗,这就给伊朗发展过境贸易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近些年,面对西方的制裁,伊朗把发展过境运输作为赚取外汇、摆脱经济困境的一个主要手段。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伊朗过境货物运输量达40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3.3%。伊朗副总统拉希米今年9月在伊朗西部铁路网开通仪式上说,伊朗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过境国,是连接亚欧大陆的桥梁。伊朗应该充分利用这一地缘优势,大力发展过境运输,如果发展得好,伊朗从过境运输上获得的收入有望与石油收入相当。在政治层面,与邻国铁路实现对接,积极发展区域合作,是伊朗打破西方制裁的重要手段之一。伊朗连接世界四大重要区域,即南亚、中亚、西亚和俄罗斯。作为一个有着地区雄心的国家,伊朗近年来在外交上四面出击,积极申请加入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上海合作组织等地区性组织,同时大力发展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以此争取更多国家的外交支持。伦敦出版的阿拉伯语报纸《生命报》就发表评论说,「中─伊铁路」网的建设将使伊朗与土耳其在中东地区的地位得到加强,而阿拉伯国家的影响力将下降。
从国内需求的角度来说,高效、便捷的铁路网也是伊朗民众生活所需。据悉,伊朗「五五计划」(第5个5年计划,2010─2015)期间,每年将投入6亿至7亿美元用于建设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也在推进之中。由于伊朗政府不久将取消交通补贴,相关的交通费用将会大幅增加。地铁因其便捷、费用低将会成为市民出行的首选公共交通工具。因此,首都德黑兰已把加快地铁建设列入政府工作的主要议程。西方乱扣「政治帽子」
「中─伊铁路」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了国外媒体的高度关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中亚-高加索研究所专家斯旺斯多姆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伊铁路」将使中亚国家获得通往波斯湾的出海口,同时也给中国开辟了一条直接通向欧洲的货运通道。对中国来说,这条铁路建成后,中国通往欧洲的铁路货运成本有望削减5%到7%。他还指出,在政治上,这条铁路也有着非凡的意义,陆上运输使中国与邻国拉近了距离。「这将降低美国和欧洲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有关专家的话说,对于中国来说,减少中欧之间的运输成本,开辟中欧间陆路通道,政治意义大过经济意义,因为一旦中美之间发生军事对抗,美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阻断中欧贸易的海上通道。「这是中国突破海上封锁的重要一步。」还有美国媒体分析说,这条直通波斯湾的铁路实际上是中国的另一个能源通道,可以「更方便中国获取中东的石油」。
有关专家表示,西方惯于把中伊关系跟政治挂钩,其实是想多了。修建「中─伊铁路」给两国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还是经济利益,一方面可以带动中国西部地区的建设,促进中国与中亚国家、欧洲国家之间的贸易,另一方面可以把伊朗同亚洲最具活力的地区连接起来,使伊朗受益于东亚地区的增长潜质,同时为伊朗商品走向世界搭建平台。再者,伊朗提出合作的意愿,首先还是看中了中国过硬的铁路技术。这说明,中国铁路经过几年「走出去」的实践检验,已经获得了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德黑兰地铁北京的孪生兄弟
在铁路合作之前,中国同伊朗在城市轨道交通方面有过合作的佳话。伊朗是中东第一个拥有地铁的国家,德黑兰地铁是中国设计和施工建造的。伊朗人提起德黑兰地铁都交口称赞。
《世界新闻报》驻德黑兰记者多次乘坐地铁出行,发现两国地铁不但技术相同,外观亦神似。第一次从德黑兰革命广场走入地铁站,若非两边广告牌是波斯文版,真以为是到了西直门换乘站:下电梯,买票刷卡,似曾相识的地铁路线图和几无差别的车厢轨道让人感叹,简直就是北京地铁的孪生兄弟。当然也有些差别,德黑兰地铁的车头车尾是女性专用车厢,而中间的车厢则可男女混坐。
德黑兰地铁开通以来,为缓解这座城市的交通拥堵发挥了巨大作用,成为德黑兰市民出行首选。曾有伊朗人这样评价德黑兰地铁:如果说石油是安拉赐予伊朗的自然宝藏,那么中国建设者为德黑兰人民建造的地铁则是现代文明的宝藏。

澳门新葡8455,随着中亚-中东铁路的参与国伊朗外长穆塔基在11月15日高调的宣布,这条筹划已久的铁路大动脉逐步清晰起来。

穆塔基宣布,目前伊朗、阿富汗和土耳其等过境国已经达成协议,修建一条连接中国与中亚、中东地区的铁路。

据悉,这条铁路过境的国家包括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伊朗、阿富汗,最终达到土耳其,横贯亚洲东西,其中一部分连接原有线路,一部分则将新建。目前,具体的线路走向还在商谈之中,中国境内可能的两条路线一是从连云港直达阿拉山口,通向哈萨克斯坦,另一条可能性则是从新疆直通中亚各国。

据哈萨克斯坦交通部门消息,虽然现在具体的开工时间尚未确定,但是按照目前的计划,各国交通部门将在明年举行会晤,讨论具体的动工问题。而这一说法也从伊朗方面得到证实,据伊通社的报道,各国将在明年年初公布该铁路在境内的财务预算,并筹划动工。

不过,由于该铁路途经地区的地理环境和国际政治局势都较为复杂,该项目尚存在变数。

铁路规划“西游记”

中亚地区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5国。

据知情人士介绍,联通中国与中亚的铁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开始商谈。当时的雏形是联通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中吉乌铁路。

该铁路起自新疆南疆铁路的终点喀什,经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的吐尔尕特山口,再经吉尔吉斯斯坦至乌兹别克斯坦,形成东亚、东南亚通往中亚、西亚和北非、南欧的便捷运输通道。

随后,哈萨克斯坦也加入了谈判,中哈商定建设哈萨克铁路接轨的精(精河)伊(伊宁)霍(霍尔果斯)铁路,旨在减缓阿拉山口的货运压力,成为继阿拉山口铁路之后第二条中哈国际铁路通道。

随着谈判的进展,铁路规划继续一路向西,中东各国也参与进来。

“如果铁路桥能够贯通亚洲,连接中东,那么其货运能力无疑将进一步扩大。而不是只局限在中亚范围内的能源运输功能。因为伊朗和中亚各国之间对于能源运输的需求并不大,但更大范围内的货运则十分急需。”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尽管如此,由于该铁路沿线的自然环境对于铁路建设并不优越,此外,一些过境国的建设资金问题也一直未能解决,虽然几经商谈,中亚铁路仍迟迟未能落实。“即使是在上合组织的框架下进行讨论,也未能取得明显进展。”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造价或远超43亿美元

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的中亚铁路工程,或将在伊朗迈出它的第一步。

据中国铁道部消息,今年10月6日,应伊朗道路及运输部部长贝赫巴哈尼的邀请,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率领中国铁路代表团对伊朗进行访问。访问期间,刘志军与贝赫巴哈尼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了会谈,并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道路及运输部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

根据贝赫巴哈尼的表述,新建铁路线从德黑兰延伸到伊拉克边境上的霍斯拉维,长约360英里,横贯哈马丹和克尔曼沙阿。伊朗政府表示,这条铁路把伊朗同伊拉克、叙利亚连接起来,将成为中东走廊的一部分。

11月15日,伊朗外长穆塔基更是高调宣布,伊朗、阿富汗和土耳其等过境国已经达成协议,统一参与中亚-中东铁路的修建工作。

根据伊朗公布的数据,这条铁路造价估计达到43亿美元。

而前述知情人士则表示,实际的铁路造价将远远大于目前伊朗估计的43亿美元。而这一部分修建资金,除了沿线各国负担之外,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都会参与部分融资。而中国、伊朗等国也可能会对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国在双边范围之内进行一部分投资。
据悉,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伊朗等过境国的交通部门将在明年年初在中国举行会晤,公布铁路在各自境内的财务预算,期望能拿出正式动工的时间表。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需求强烈,即使多边合作进展缓慢,这条中亚-中东铁路也不排除在双边的框架下逐步推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