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德县庙首镇居民游某对古董十分感兴趣,为了买真古董收藏,竟跟着别人去盗墓,结果被警方抓获。近日,游某等三人被旌德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拘役4个月。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在庙首镇街上做生意的游某,看了电视上的鉴宝节目后,也想买古董收藏。他听人说镇上翟某是个做古董生意的,就去找翟某买古董。但游某怕翟某卖给他的古董是假的,又不敢买。翟某就叫游某跟他一道去盗墓,说从古墓里盗出来的古董总不会是假的吧。游某求真古董心切,居然就答应了。庙首街上另一个做生意的图某,听说了这件事后,也要跟着一道去。

  “要想富,挖古墓,一夜成为万元户!”至今,在不少偏僻农村地区,盗墓依然在发生。然而,猖獗盗墓的背后,是一件件古文物遭遇毁灭性破坏,严重影响考古研究。

今年过年后,翟某和一个外地人汪某一道,带着游某和图某,在庙首镇的山里面找到一个古墓,谁知挖了大半天,一件古董也没有挖到。垂头丧气的游某和图某只好空着手跟着翟某和汪某往回走。当路过一块菜园地时,有经验的汪某发现菜地里有一处墓穴像是古墓,于是四个人开始挖了起来。结果从这个古墓里挖出了一个陶瓶和两只碗。其中只有一只碗是完好无损的,陶瓶和另一只碗是破损的。游某掏出一千元钱付给了汪某和翟某,把破损的陶瓶、碗给了图某,自己把那只完好无损的碗带回了家。

  发生在金溪县一起盗墓案中,古墓中埋着7件文物,遭遇6名村民盗挖,结果除了一只银瓶完好外,包括银碗、铜镜、瓷碗等6件文物出土时均已破损。

古墓被盗后,庙首派出所根据群众举报,抓获了盗挖掘古墓的翟某和游某、图某。经鉴定,他们盗挖掘的那座古墓为宋代古墓,从古墓里盗挖出来的两只碗是吉州窑窑变釉碗,为国家三级文物,灰陶小口瓶为一般文物。目前这三件文物已由公安部门交给县文物管理部门。游某和图某被一审判处拘役4个月,翟某被一审判处拘役5个月。

  而至今,依旧有法律意识淡薄的村民心存侥幸盗墓……

编辑:江兵

  6件被盗文物破损仍卖出20余万元

  近日,金溪县法院审理一起盗掘古墓葬案。

  判决书显示,2014年4月的一天,聂某伙同丁某、丁某某、黄某、余某(均已判刑)至金溪县浒湾镇黄坊村占坊组凤山上挖掘古墓,盗得两只银瓶、一只银碗、一面铜镜、一只银碟及两只瓷碗等文物,除一只银瓶完好外,其他物品出土时均已破损。

  “文物破损并没有影响交易。”据介绍,几天后,五人以23万元的价格将这些文物出售,得到的赃款予以平分。

  也许是这次盗墓让这些村民尝到甜头,几天后,聂某伙同丁某、丁某某、余某、张某(在逃)又来到浒湾镇何坊村屋背山上盗掘古墓。当天晚上,聂某、丁某、丁某某三人又到浒湾镇占坊村马家岭山上挖掘古墓。

  “何坊村屋背山及占坊村马家岭山上挖掘的墓葬均属宋代古墓葬,具有历史价值。”据称,这些被盗掘墓葬,对研究当地宋代墓葬形制和葬俗具有历史和科学价值,但遭到破坏性的盗墓。

  如今,聂某被法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7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文物贩子与当地村民里应外合联手盗墓

  “里应外合是一个特点,外地文物贩子到当地来寻古墓,然后再联合本地村民利用晚上时间上山盗墓,如逛自家菜地。”有办案人员讲述,今年3月,婺源审理一起盗墓案,一盗墓团伙在婺源两个月里,居然盗挖10座古墓。

  这起以广西人杨某、婺源人江某冬为首的盗墓团伙并非在盗墓时被抓获,而是派出所民警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时,在违法的无牌车辆后备箱里发现数件大小不一的钢钎,还有一些电子设备,于是将他们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最终,盗墓团伙浮出水面,供认他们在婺源县赋春镇、许村镇疯狂盗挖古墓葬10座。被盗挖的古墓葬均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涉案村民偷盗文物却并不了解其价值

  记者对发生在江西各地,已经被法院刑事判决的盗墓案梳理发现,这些盗墓者的文化水平都不高,基本都是小学或初中文化水平,且他们大多是农民或无业人员。

  而涉案人员供认内容也反映出,查阅古代文献、掌握秘术、解读山川河流脉象,用看风水的本领找墓穴……这些小说中的找墓葬本领,在现实盗墓中已经“沦陷”。与小说中的盗墓者不同,现实中的盗墓者不相信风水,倒更愿意相信“科学”——大多数盗墓者选择下手的古墓葬都是已探明且被划入保护范围的古墓葬(群)。如金溪县盗墓案中,涉案人员都知道,甚至从小就听说过该县浒湾镇何坊村一带有古墓,里面有值钱的文物。

  然而,盗墓的村民并不能准确估算出所盗文物的价值。

  而在德兴一起案件中,5名村民甚至不认识文物。“5人挖开

  古墓后发现一些破损的瓷器,便将破损瓷器丢弃在犯罪现场后离去。”

  盗墓设备升级有盗贼用上发电机抽水泵

  今年年初,记者旁听一起盗墓案之前,就猜想是不是和《鬼吹灯》小说所写一样:铁钎、洛阳铲、竹钉、钻地龙、探阴爪、黑折子等是盗墓必备工具。但之后才发现,在现实中,有的盗墓者拿着探杆、勾锄、铁桶、铁锹、洛阳铲就上阵了,甚至还有盗墓贼直接扛上锄头就上山寻找古墓。

新葡8455最新网址,  发生在吉安的一起盗墓案,设备就已经升级。2015年9月21日晚,几名盗墓者在吉安县一墓葬盗墓时,还动用了发电机、抽水泵、电缆线等工具。

  而在2015年12月,萍乡市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的万龙山乡茅店村,当地一座名为磨高岭、海拔500多米的深山中,有200多座明清时期古墓被人盗挖,墓中陪葬品被洗劫。当地村民称,曾经来了10多个盗墓者,他们分工明确,设备齐全,钻机、鼓风机、发电机应有尽有。就在他们大规模开挖深洞计划盗墓时,被一名村民意外发现并报警。

  “我在这里真的要呼吁一下,并不是文物都具有市场价值,但是盗掘的破坏性是永久的无限的,因为文物是不可复刻的,很可能盗走的一个小器皿在市场上根本没有价值,但是对于我们的考古研究来说,或许能有重大发现。”此前在九江发生一起盗墓案后,当地博物馆一负责人如是说。

  “两高”出台司法解释严惩故意损毁文物

  “这几年来,即便在偏僻的地区,当地农民对于盗墓贼的警惕性也已经提升,一发现有形迹可疑的人在山上,就会上前询问或者报警。”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此前发生在南昌、上饶等地的盗墓案,就是村民向警方举报破获的。

  然而,一个现实依然存在——村民法律意识淡薄。今年4月,宜春4名村民原本听闻有人在山上盗墓,并组团赶去抓盗墓贼,没想到反成了盗墓贼,被法院判刑。

  “实施盗掘行为,已损害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应当认定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既遂。采用破坏性手段盗窃古文化遗址、古墓葬以外的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等其他不可移动文物的,依照刑法规定,以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任。”南昌法官康斌告诉记者,这是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严惩故意损毁文物。

  而盗墓对于南昌来说,同样存在,此前,南昌两年间发现10余处古墓,但绝大多数被盗挖一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