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朝日新闻》4月7日公布的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0%的日本受访者认为安倍政权的执政姿态有损东亚地区和平与稳定,63%的受访者明确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分别比去年上升9%和7%。即使在安倍政权与自民党的支持者中,也有超过半数受访者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安倍政权的担心和不安在增加。

摘要:
2015年7月16日,日本国会众议院召开全体大会,执政的自民、公明两党凭借多数议席优势强行通过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民主、维新、日共、社民和生活等在野党抵制法案表决,对执政党强行表决进行了严厉谴责。民调显示,日国内超过半数民众对该法案持
…杨洁篪:郑重敦促日方汲取历史教训
坚持和平道路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15年7月16日,日本国会众议院召开全体大会,执政的自民、公明两党凭借多数议席优势强行通过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民主、维新、日共、社民和生活等在野党抵制法案表决,对执政党强行表决进行了严厉谴责。民调显示,日国内超过半数民众对该法案持反对态度。当日下午,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与访华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时,就此表明我严重关切和严正立场。杨洁篪说,由于历史原因,日本军事安全动向一向受到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日本众议院表决通过新安保法案,是二战后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采取的前所未有的举动。在国际社会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图共赢的时代背景下,日方加紧强化军事力量,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不符合当今时代潮流和世界大势,不能不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疑虑和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杨洁篪强调,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世界人民铭记历史、企盼和平的时刻,我们郑重敦促日方切实汲取历史教训,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尊重亚洲邻国的重大安全关切,不要做不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同日,外交部发言人也就日本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阐明中方严正立场。日本走出危险一步:众院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
可随时出兵海外据共同社报道,7月16日下午,在日本民众的强烈抗议声中,执政党控制的日本国会众议院强行表决通过日本政府提交的安保相关法案。该法案允许日本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遣自卫队,如无意外,将在经过一系列程序后成为法律。由此,日本战后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和平宪法”相关条文面临被“架空”的危险,日益膨胀的“日美同盟”将对中国造成更大的压力。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美日希望达到的目的是,在不直接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增加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压力,迫使中国接受美日的各项要求。安倍此次不顾民意的强烈反对,力推新安保法案的目的,正在于此。日本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15日表决通过安保相关法案后,引发了国会前彻底声讨此次强行表决的“大合唱”。从上午到傍晚再到深夜,前后有10万人(参与团体披露数据)接力展开抗议集会。高呼“不准轻视国民”、“不许随意决定”的声浪此起彼伏。新安保法案剑指何方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16日下午凭借执政党的赞成票,表决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大幅转变战后日本防卫政策的安保相关法案。尽管主要在野党主张应在众议院进行充分审议,对表决表示反对,但执政党继15日的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后再次实施了强行表决。现在,论战的舞台将移至参议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力争在持续至9月27日的本届国会期间使之正式成为法律,朝野政党将就此展开攻防。此次通过的安保法案共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自卫队法》、《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联合国维和行动(PKO)合作法》等10部法律的修正案综合构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二是随时允许为应对国际争端的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新法《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其核心目的就是贯彻安倍政府在去年7月通过的内阁决议,解除战后日本“和平宪法”一直禁止集体自卫权的“魔咒”,为自卫队“扬帆出海”开绿灯。二战后,日本在美国占领下制定的新宪法规定了日本决心走上和平的道路,放弃发动战争的国家权力,并根据这一精神,禁止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也就是说,日本只能在自身受到攻击时进行武力自卫,而不得向与其结成盟友的国家提供武力援助。这一规定的目的是从日本战争发动国的身份出发,防止日本与德意结成“轴心国”发动侵略的历史再次重演。但在实际执行中,它也使日本避免被卷入他国的军事冲突中,保证了日本战后的和平发展和经济崛起。因此,“和平宪法”在日本受到国民的普遍拥护。在历次的民意调查中,“和平宪法”都得到了很高的支持率,甚至有将其申报诺贝尔和平奖的动议。众议院审议以5月26日全体会议上的主旨说明及质询拉开帷幕,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花费1个半月以上反复进行了实质性审议。到7月15日质询结束为止,审议时间达到了约116个小时。然而,认为行使集体自卫权“违宪”的意见以及对行使条件“存亡危机事态”的定义等自卫队制动机制模棱两可的担忧尚未消除。舆论对安保法案的反对根深蒂固,但日本政府及执政党考虑若参院不通过,将适用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赞成票即可再次表决使之成立的“60天规则”。在这样的考量之下,加快了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的步伐。安倍意图遭到各界阻击安倍保守派政府上台后,以“加强日美同盟”为理由,更是为了使日本逐步摆脱战败国地位,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一直致力于修改“和平宪法”,尤其是解禁集体自卫权,让日本成为能够“打仗”的“正常国家”。但日本宪法为修宪设置了较高的门槛,不仅要在国会通过,还需要通过全民公决,安倍的“修宪”主张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安倍政府便采取了“迂回战略”,在去年7月采取“内阁决议”的方式,修改了宪法解释,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此次的安保法案就是为了贯彻这一决议的后续工作。不过,安倍政府没有料到的是,制定新安保法案的企图这次遭到了强力的阻击。不仅国会的在野党纷纷要求延长法案的审议,而且包括学者、律师、媒体人在内的知识界也开始动员起来,反对篡改和平宪法的新安保法案的通过。尤其是在今年6月举行的众议院宪法审查会上,包括执政党推荐的专家在内,所有的宪法学者均明确主张新安保法案“违宪”。由此,舆论对于新安保法案“合宪性”的质疑急速扩大。据共同社16日报道,“不许战争不得破坏第九条!全体总动员执行委员会”是此次抗议集会的组织方。大学生团体“SEALDs”的核心成员奥田爱基(23岁)在集会上呼吁道,“我们真的怒了。请大家一起发声,把安倍政府赶下台”,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一片欢呼。“不需要不守宪法的首相”、“自民党感觉真差劲”、“安倍下台!”SEALDs成员以说唱形式喊出的口号将集会的气氛推向了顶点。与妻子一同前来的东京都品川区钟点工本乡甲一(66岁)愤怒地说:“只要议员人数多就可以通过法案,这种想法是在小瞧国民。”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发表演说称,“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要努力迫使(法案)撤回。”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指责此次的表决做法,称“如果政治权力破坏了宪法,便是独裁政治”。民意反对或无法动摇安倍主张王少普表示,有数据称,目前日本95%以上的宪法学者认为新安保法案“违宪”;而包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在内的众多民调显示,多数民众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但安倍仍然一意孤行,他为此甚至撤换了认为法案“违宪”的日本内阁法制局长官,换上了支持安保法案的人士。以大森正辅为首的历任内阁府法制局长官为此联名发表声明反对安保法案,大森更认为法案使日本的安全政策从“卫己”变成了“卫他”,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安倍不顾民意,强推安保法案的做法也影响到了政府的支持率,因“安倍经济学”繁荣积累起来的高支持率逐渐被消耗殆尽,最新民调显示,安倍政府的支持率已经低于不支持率。不过,王少普表示,尽管违背民意,但安倍凭借在经济上的成功和宣扬“中国威胁论”积累起的人气,仍能够操纵国会,通过民意反对的安保法案。这一幕让人想起当年安倍的外祖父、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也曾强行推动与美国的“新安保条约”,引起了包括东京大学校长在内的几十万人上街反对的“反安保运动”。不过,与达成目标后隐退的岸信介不同,安倍看来并不会因为新安保法案丧失自民党内的统治地位。美日希望以此增强对华遏制力一直以来,美日两国都希望将美日同盟作为亚太地区安全的“基石”,实现美日统治下的“亚太和平”。因此才在1999年制定了《周边事态法案》,将原本主要以保卫日本本土为目的的日美同盟拓展到“周边地区”。而此次的新安保法案,则是进一步将日美同盟的“保卫”对象扩展到全球的“升级”,而其“重点防范”的,正是在亚太、印度洋地区可能与美日发生冲突的中国。也正是如此,新安保法案为日本民众带来了可能被绑上美国“战车”的不安感。王少普指出,近年来美国日益认为,中国在所谓的亚太“弧形地带”的区域防御能力和“反介入”能力不断增强,威胁到了美国在这一地区长期以来的霸权地位。为了继续在这一地区的霸权,美国需要增强对中国的威慑力。但处于低谷的美国对此颇有力不从心之感,因此要拉上本来就跃跃欲试的“小兄弟”日本,一起遏制中国。正是出于这一目的,美国日前要求日本参加中国与东盟国家存在纠纷的南海地区的巡逻,而日本和菲律宾两国也已经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这一切的指向很明确,就是针对中国。

  大多数有选举权的人认为安倍执政姿态不利于东亚稳定

  根据《朝日新闻》的民意调查结果,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的受访者比去年增加12%,高达64%,大大超过支持的29%。反对扩大武器出口的人数由71%增至77%。认为应该维持“无核三原则”的由77%增至82%。反对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的人数由62%增至68%。

  安倍再次上台以来,试图修改宪法第九条,以便彻底摆脱战后和平体制。在日本不少民众表达强烈反对之后,安倍为绕开宪法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限制,试图通过修改宪法解释的方式解禁集体自卫权。

  在此次民调中,男性受访者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想法发生了巨大变化。88%受访者对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可能被卷入战争感到不安。在20岁至30岁之间的男性中,认为应维持无法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人数由58%增至77%,40岁至50岁之间的男性,以及70岁以上的男性认为应维持无法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人数也由47%增至近六成。在去年的民调中,认为应维持无法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女性占大多数,今年这一比例进一步升高。仅有6%的受访民众认为安倍政权应该积极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73%受访民众认为安倍政权应该积极推进经济与雇佣政策,62%民众认为应该完善社会保障。

  在今年的民调中,所有年龄段和性别的受访者中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的比例都超过支持者。《朝日新闻》分析称,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在于,大多数有选举权的人认为安倍政权的执政姿态不利于东亚的稳定。

  很多日本人开始意识到强硬外交政策对国家利益没有好处

新葡8455最新网站,  早稻田大学教授水岛朝穗认为,此次民调表明了民众对于日本拥有核武器、自卫队在海外行使武力的拒绝态度,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民众比例在增加。在日本与邻国关系紧张进一步加剧的背景下,安倍只强调与邻国的对立,这让民众开始对有可能发生武力冲突感到不安。

  曾担任日本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政策秘书的梁田贵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看完《朝日新闻》的民意调查结果,最大的印象是安倍政权采取的对中国与韩国持续挑衅的态度让日本国民感到不安。此前很多日本民众对安倍的经济政策充满期待,所以并没太在意安倍外交政策,甚至不少中青年男性对国家对外采取强硬态度表示欢迎。但目前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并没有想象的好,很多人开始反思安倍的外交政策。很多日本人开始意识到这对国家利益没有好处,也不利于日本经济发展。虽然现在还不能说大部分日本人都开始公开表达反对安倍政权的意见,但是国民意识慢慢从右倾化趋于中性这一点是可以承认的。

  日本《周刊星期五》资深编辑成泽宗男对本报记者表示,民调结果证明支持安倍推进修改宪法与走军事国家路线的国民只是少数。安倍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一直通过大型杂志、晚报,以及右翼杂志竭尽全力对邻国进行中伤,煽动日本民众对邻国的敌对情绪。即使如此,还是出现了这样的民调结果。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名誉教授凌星光对本报记者说,日本右翼势力借中国被迫采取反制措施之际,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并趁机推行了一系列右倾化政策。这些欺骗性宣传一时蒙蔽了日本民众,致使修改和平宪法的呼声一度高涨。但欺骗是难以长久得逞的,日本有识之士开始说话,理性的声音上升,日本舆论也开始出现转折。

  “继承与发展村山谈话会”理事长藤田高景对本报记者说,最近,其他日本大新闻公司的民意调查也有与《朝日新闻》调查结果同样的倾向。安倍执意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民调结果显示这绝对不是日本国民的意愿。安倍政权打算走战争道路是明显违背民意的,应该立刻停止。

  (本报东京4月7日电)

  >> 点 评

  廉德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安倍的右倾政策失去多数民众的支持。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出台新版武器出口三原则等主张和措施都是安倍内阁右倾化的具体表现。然而,最新的民意调查却显示,超过六成的日本民众并不支持安倍的这些强硬政策,证明日本的右倾化并无民意基础。

  其实,除上述民意之外,安倍所遇到的阻力还有其他方面。在国会,自民党占众议院总数480席中的293席,不到2/3,在参议院自民党也只占总数242席中的114席,不到半数,无法单独推动法案在国会通过。在执政联盟内部,公明党基本上反对安倍的右倾政策;在自民党内,安倍所属的派阀町村派属于鹰派,但人数也不过80有余,不占党内多数。最近党内还出现批评安倍的声音,说他凌驾于党之上,是“政高党低”,这些批评表现了自民党内护宪派对修宪派的不满,构成了对安倍右倾化的牵制。

  从民意、国会、执政联盟和自民党内部都可以看出,安倍并不代表日本大多数的意见。安倍的政治基础是少数右翼政客和右翼学者,而安倍则成了主张放弃和平主义、摆脱战后体制者的代理人。安倍集团如此无视民意,不顾多数反对,逆历史潮流而动,后果只有一个:被历史和现实所抛弃。安倍只有悬崖勒马,回到民主与和平的正确轨道上来,才能避免成为和平发展大潮中的孤家寡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