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目前正因“不允许在日特权市民会”(简称“在特会”)等极右翼团体的排外言行受到联合国警告。22日,“在特会”一名负责人在网上晒出与首相安倍晋三的微笑合影,安倍与极右翼人士的关系立刻成为焦点话题。

新葡8455最新网站 1

  据日本新闻网站“LITERA”22日报道,日本“在特会”关西分部部长增木重夫在个人主页上晒出与安倍的合影。有媒体和网民发现后,该合影被迅速删除,但日本网络上流传着增木个人主页截图以及当时增木秀出的照片。照片一共有6张,增木为照片取的标题是“2009年8月17日安倍先生来大阪支持大阪7区”。其中一张照片是安倍面露微笑与增木肩并肩的合影。合影下方,增木还专门写上“(安倍首相)还记着增木这个人”一行小字。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右翼势力抬头的标志。

  “LITERA”网站称,日本“在特会”是将“大量屠杀韩国和朝鲜人”宣之于口的日本极右翼团体。日本因该团体的活动在今年8月底受到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的警告,该委员会要求日本消除“仇视演讲”。安倍前不久刚刚做出检讨“仇视演讲”的指示,但是现在却被爆出与“在特会”“喜笑颜开地交流”。报道称,这种表里不一其实不足为奇。以安倍为首的一些自民党人从数年前开始,就与极右翼团体建立紧密联系,利用他们动员民众,在选举中助自民党一臂之力。日本安倍新内阁才成立不久,就相继被爆出总务大臣高市早苗、自民党政调会长稻田朋美和日本拥护纳粹的极右翼团体人士合影的丑闻。这些安倍阁僚、自民党高官在被媒体揭露以后,都出面撇清称“和极右团体人士并不相识,只是被他们请求合影”,但“LITERA”网站认为,这些都是借口。《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能感受到,“在特会”近年很活跃。在东京新大久保和大阪鹤桥两个韩国人聚集区,他们多次举行排外游行,高喊“杀掉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等口号,在日中国人也是他们的攻击对象。

作者:萧西之水,原标题《日本右翼:军国还魂?》

  日本《东京新闻》23日报道称,日本东京国立市议会已率先通过“请求国家针对仇视演讲制定相应法律”的意见书,该意见书将会提交给安倍和法务大臣松岛绿。但相关分析人士认为,即使该意见书落实到法律中,也很难改变日本长期存在的排外情绪。

“日本当年不是侵略韩国等亚洲国家,而是将他们从白人帝国主义的统治下解放出来。”

 

新葡8455最新网站,说这话的人叫做田母神俊雄,日本前航空幕僚长。

这位前自卫队高官狂言惊人,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2008年10月31日,他在公开发表《日本是侵略国家吗?》的论文之中大肆否认太平洋战争是侵略战争,很快被各大媒体攻讦,最终直接被免掉了航空幕僚长的职位。自那以后,他就以民间政客的身份一直活跃在日本右翼圈子里。

随着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不断举办,日本右翼给军国主义洗地的呼声也随之加强。国人常会批驳日本右翼的各种论调,然而真正的右翼是谁,他们的主张是什么,却很难有人能一言以蔽之。

到底什么人是右翼呢?

日本,何为右翼?

日本近年来闹得最欢的右翼团体,是一个排外主义团体——“不允许在日特权之市民会”,简称“在特会”,起因是反对在日朝鲜族人的特权。

由于历史原因,二战之后大量朝鲜族人滞留日本,其中不少已在日本有了一定产业。为了让他们合法融入日本社会,日本政府为愿意放弃原国籍的朝鲜族人提供“特别永住者”身份,在各方面提供优惠政策。2007年成立的“在特会”认为这些政策妨碍到普通日本人的生活,便经常在各朝鲜族聚集区游行示威。

与其他右翼团体相似,“在特会”宣称历史上的慰安妇事件与强行征用朝鲜劳工都是“反日左派”伪造,宣扬钓鱼岛、竹岛都是“日本国土”,支持否认侵略战争的历史教科书,支持参拜靖国神社。可以说在中日矛盾最尖锐的几个议题上,“在特会”都与中国唱反调。

“在特会”是2000年代后期日本兴起的“行动之保守”运动的缩影,他们宣称自己不是停留在文字宣传里的保守派,而是能够行动起来的保守派,会在大街小巷中真的走动起来,是具备诚意的保守团体。

与传统右翼有所不同,“行动之保守”运动的参与者更加适应当代的宣传手段,不仅会使用视频网站、推特等线上平台来为自己营销,更会以市民集会、游行示威的方式广泛开展线下活动,扩大参与人员的范围。

以“在特会”为例,2007年1月成立时,会员仅仅130人;到了2007年底已经超过1000人;2011年4月超过了1万人;2013年12月达到了1.4万人的会员规模。每场集会基本都能聚集1500~2000人左右。

不过,“在特会”一出现,便在整个日本引起了巨大的反感。2009年12月4日,“在特会”聚集在京都朝鲜第一初级学校门口游行,侮辱并威胁朝鲜族学生,全社会为这种种族主义行为而哗然。

针对这一刑事案件,2011年4月21日,京都法院裁定4名涉案人员有罪,分别下达了附带缓刑的有期徒刑;2013年10月7日,京都法院为这一事件的民事赔偿问题单开法庭,裁定“在特会”向学校方面赔偿1200多万日元。受此事件影响,“在特会”在东京朝鲜族聚集区——新大久保的游行活动事实上宣告中止,团体活动也受到了一定冲击。

右翼团体肇始

说起日本右翼团体,我们的印象都与“反动”“狭隘”“侵略”挂钩,然而在日本历史上,民间的右翼团体却并不一定都以邪恶的嘴脸出现。

日本右翼的雏形出现在19世纪70年代。当时日本虽然处于明治维新的过程中,整体走向开化与民主,但国家的统治形式仍然是由几家藩阀手握重权,老百姓无法参与到国家政治中去。为了让国家迅速民主化,日本民间有识之士掀起了“自由民权运动”,大量演说家到街头演讲,开启民智。应该说,这段时间的日本右翼还算是国家进步的推动力量。

但随着1889年日本立宪与1890年日本开设议会,“自由民权运动”放弃了其主要纲领,右翼中的温和派销声匿迹,日本第一波近代意义上的右翼也随之出现。

第一波右翼从争取“民权”改为争取“国权”,要求日本迅速修改与列强的不平等条约,宣扬与清朝、俄国开战的言论:在议会强硬派的阻挠下,首相伊藤博文在一年内两度解散议会,却仍旧无法通过自己的提案,只得宣布向朝鲜出兵,与清朝开战;1905年9月,日本与俄国签署停战协定之后,由于没能要到战争赔款,愤怒的日本民众冲上街头,将东京各处公务设施砸毁殆尽,政府被迫出动军队才得以镇压。

1913年2月,由于反对藩阀内阁,东京多日爆发了2万人级别的游行示威活动,最终逼迫首相桂太郎下台;1918年8月,伴随着一战进行与日本米价飞涨,全国各地爆发了“米骚动”,暴乱遍布日本1道3府37县369个地区,先后数百万人参与,日本官方出动10余万军队镇压才得以告一段落,最终促成藩阀首相寺内正毅辞职。虽然这些民众运动开始都具有自发性与进步性,但在反对政府的右翼引导下,民众运动逐渐朝着狂乱的方向发展。

亚细亚主义与右翼

田母神俊雄下台之后第二年,有一个号称要振兴亚洲的政治团体找他来做过一次演讲,这就是吴竹会。

吴竹会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其会长头山兴助的爷爷一定不会让大家陌生:他就是日本右翼势力的标志性人物头山满。

1878年12月,头山满加入“自由民权运动”团体向阳社,1879年12月改组为玄洋社;1901年1月,头山满在玄洋社的后辈内田良平为了鼓动国内的反俄情绪,为玄洋社创立了海外事务拓展机构,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黑龙会。

提到黑龙会,不得不提到头山满对近代中国革命的支持:1894年,孙中山为革命事业流亡日本,随即在1897年结识了头山满,获得了大量经费资助;1905年,孙中山在东京召开了华兴会、兴中会、光复会三大革命党派的联合仪式,正式成立中国同盟会,而这场仪式的举办地,就在黑龙会总部,也正是内田良平的宅邸;1924年11月,孙中山生前最后一次访问日本,在神户与头山满会面;1927年蒋介石下野来到日本,也特地来到日本与头山满等黑龙会成员相见;北伐成功之后,蒋介石特地邀请头山满参加1929年4月在南京中山陵举行的孙中山英灵安奉大典。

这种做法似乎与我们印象中的“右翼”不尽相同:为什么他们愿意帮助中国革命呢?

不错,这便是在日本战前极具影响力的思想——亚细亚主义。

亚细亚主义号称亚洲各国要联合起来,具体到日本这里,就是联络中国、朝鲜两个文化、语言都比较相似的国家,分则弱、合则强,形成政治与文化合力来对抗西方列强的入侵。1880年,日本兴亚会成立,旨在开设中、朝语言学校,为三国之间互通有无做贡献,其中不仅有伊达宗城、榎本武扬这些日本政治家,也有福泽渝吉、胜海舟这些民间学者,而中国驻日公使何如璋、黎庶昌等人也纷纷表示支持;1898年,日本成立了东亚同文会,宣传“支那保全”论,支持维新变法人士梁启超流亡日本。

亚细亚主义虽然好听,但追溯本源,这种思想依然试图形成一个小圈子来排外,本质上也是一种右翼思想,只要情况稍有变化,日本很容易在理念上走向极端。不出所料,亚细亚主义思想逐渐加入了“以日本为中心”“弘扬日本精神”这样的元素,最终成为了臭名昭着的“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为日本的侵略战争摇旗呐喊。

1930年11月,右翼社团“爱国社”社员枪击首相滨口雄幸,导致这位被称为“狮子首相”的政治强人身负重伤,很快去世;1932年,日本右翼发动了血盟团事件、五一五事件,三井财阀的总帅团琢磨、前大藏大臣井上准之助、时任首相的犬养毅全部遇刺;1936年2月26日,受到极右翼思想家北一辉影响的下层军官将军队开入东京,刺杀政府与军部高官,大藏大臣高桥是清、内大臣斋藤实、陆军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遇刺。经过这一连串所谓“国家改造运动”,日本政府不得不向军部低头,军国主义势力逐渐渗透到日本政坛各个角落。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1937年下令对华开启全面战争的首相近卫文麿,正是东亚同文会的首任会长近卫笃麿的儿子,似乎也在冥冥之中预示了亚细亚主义的归途。

冷战时期的右翼

二战结束之后,黑龙会被联合国占领军定义为“危险的民族主义团体”,彻底加以取缔,日本战前的右翼势力土崩瓦解。但随着朝鲜战争爆发与冷战开始,美国需要日本作为桥头堡来遏制共产主义势力,驻日美军实行了一整套与“民主化、去军事化”相反的政策,新生的右翼团体便借助反共名义死灰复燃。

1951年,赤尾敏成立了大日本爱国党,宣告右翼团体复活;1959年4月,全日本爱国者团体会议成立,吸引了80多个右翼团体参与,1964年更是一度猛增到440多个团体;1967年7月,为了与左派学生组织相对抗,长崎大学的保守派学生成立了长崎大学学生协议会,
1970年11月成立日本青年协议会;1978年,日本极端保守派成员成立了“保护日本国民会议”,最终在1997年吸收保守派宗教团体而形成了“日本会议”。

相比于这一派的理念性右翼,另一派右翼更加力主行动,这些人与黑社会过从甚密。1961年,着名黑社会住吉会的小林楠扶组成楠皇道队,并在1969年改称日本青年社。这一团体最着名的事件,就是在1978年登上钓鱼岛、建立灯塔,宣示日本所谓“实际支配权”。2005年,灯塔被无偿捐献给日本政府。

日本右翼团体以反对“Y体制”为核心,力求打破“不许开战的枷锁”,恢复“日本人的骄傲”,重新“正视”日本近代历史,废除“东京审判史观”。但必须说明,这些右翼团体完全为主流民意所排斥,其中号称动员力最强、规模最大的日本青年社,也不过2000人左右,难以形成气候。

除去这些文面上的右翼团体,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还多了一种右翼的组织形式:街宣右翼。

所谓街宣右翼,指的是开着宣传车走街串巷的右翼势力,他们的街头宣传车大都漆为黑色,上面张贴日本国旗,写着标语,大喇叭里播放着旧日本军歌。不过,街宣右翼团体虽然有900多个团体,但互相之间很少串联,各自的宣传主张也都不太一样,也有的街宣右翼主张与中韩两国展开友好邦交,反省侵略战争等等。

近年来右翼政党的发展

在日本政党谱系中,自民党属于偏右的政党,倡导保守主义。但自民党并不是铁板一块,目前至少可以分为7个派系,其中最大两支分别是由岸信介创立的“十日会”系与由佐藤荣作创立的“木曜研究会”系,前者相比后者更加重视与美国合作,对华态度也更加强硬、更为保守。2000年代着名的强硬首相小泉纯一郎、如今剑指修宪的安倍晋三都属于“十日会”系的清和政策研究会。

但在日本政党语境下,提到“右翼”二字,目前首先想到的是如今众议院席位排名第3的维新党。维新党脱胎于名噪一时的右翼政党日本维新会,两个主要人物正是东京、大阪两大都市最有名的右翼人物石原慎太郎、桥下彻,均以发表反华言论、否认战争言论而饱受攻击。

2014年5月,两人因政见不同而将党派解散,桥下彻一派改头换面变成维新党。

虽然维新党拥有41个众议院席位与11个参议院席位,但在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政权的众议院320席、参议院135席面前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于是原党首、同时也是大阪市长桥下彻便在2014年12月宣布“专心于实现大阪都构想”,意图以大阪地区改革为切入点,逐步影响政坛高层。

然而事与愿违,2015年5月17日,大阪全民投票之中反对数量为50.38%,以微弱优势否定了“大阪都构想”,桥下彻心灰意冷,宣布在大阪市长任期结束之后退出政坛,同时辞去了维新党党首的职位。

至于石原慎太郎一派,在解散之后成立了“次世代之党”,邀请原自民党保守派政治家平沼赳夫担任党首,在众议院获得了2个席位,参议院6个席位。田母神俊雄在2014年作为该党成员出马参选,却惨败而回。

当然,比起这些政党而言,“维新政党·新风”无疑更加极端,他们不仅要求恢复旧日本宪法、重新扶正天皇的统治权,更要支持中国存在的各种分裂势力,力求撤回承认侵略历史的村山谈话、河野谈话。这种极端的立场使得他们在日本一直无法获得支持,从1995年成立至今从未在任何级别的议会中当选。

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称相之后,先是参拜靖国神社,后强行通过《秘密保护法案》,解禁自卫队的集体自卫权,推动新安保法案,使得中日关系急剧恶化。安倍在国内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使得右翼势力又一次回潮。但不难发现,虽然日本右翼势力确有回潮趋势,但随着时间推移,右倾思想也遭到日本民众的反感。

8月10日日本《每日新闻》公布的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跌至32%,这与2012年12月安倍刚刚上台时相比少了30个百分点。安倍上任近3年时间,日本民众不但没有感受到“安倍经济学”对国民经济的改善,更不满于安倍一系列激进的政策。

8月6日,安倍在广岛召开的和平纪念仪式讲话上没有提及“无核三原则”,这在1994年以来例行的首相讲话中尚属首例,引发了媒体与民众的批判;而在8月9日长崎讲话时,安倍将落下的“无核三原则”补上,却依然引发了人们对于他是否真诚维护和平的担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