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卫生国务部长毕西满(Simon
Burns)访华期间,8月30日在英国大使官邸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期待与中国在医疗保健领域的合作。英国全民医疗保障体系(NHS)也将有科学证据证明有效的中药纳入到补充药物范围之内。

替代医学,在美国现代医学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补充替代医学的范围涵盖除西医以外的各种医学和疗法,相当于世界卫生组织所规范的“传统医学”,补充替代医学正在美国医疗保健系统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传统医学早已成为补充替代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20年来在美国得到了健康的发展。如果说,西方现代医学的创立和发展对人类的健康和保健起了决定性的保障作用,那么补充替代医学的兴起则为保健系统增添了新的重要举措。它不仅给医师和患者提供了更多和更好的医疗选择,而且由于不同疗法之间的配合可以取长补短,提高了医疗服务质量,更有效地解除了患者的病痛。

毕西满表示,英中两国在医疗卫生领域均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在期望值提高、人口老龄化和非传染性疾病增加的背景下,医疗费用的管理尤为艰难。英国在医疗保障体系的规划和运营上拥有的成功经验,为双方进一步合作创造了条件,英国期待与中国在医疗保健领域的合作。

补充替代医学最早称为“替代医学”或“另类医学”,随美国国会决定于1992年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成立替代医学办公室而定名。1998年,国家补充替代医学中心在国家卫生研究院正式成立,从此进一步确定了“补充替代医学”的定义和研究领域。

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毕西满表示,虽然在英国绝大多数人通常都选择西药,但有些人也会选择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之外的一些疗法,在英国也有很多中医药供应商。英国政府把使用中药看作是个人选择。英国国民有自由权选择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之外的疗法为治疗的手段。但是,全民医疗保障体系所提供的治疗手段必须要有科学的证据能够证明其疗效。他表示,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也将有科学证据证明有效的中药纳入到补充药物范围之内。

补充替代医学在美国的发展

英国驻华使馆知识经济处向记者介绍,地方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组织有责任决定是否使用和资助这些治疗方法,同时要考虑它们的安全性、临床效果和成本效益,以及是否有资格的规范从业者。
“在英国,英国全国健康和诊疗卓越研究所(NICE)就预防、诊断和治疗疾病的最有效方法,向全民医疗保障体系提供独立、权威和基于证据的指导。例如,该研究所在2009年5月发布的就处理不明确的下背部疼痛的指导中,针灸就是推荐使用治疗方法之一。该研究所还在成人癌症患者临终护理指导中也提及中药,推荐各地方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组织自行决定如何最大地满足患者对包括中药在内的补充疗法的需要,并决定它们会对哪些疗法给予资助。”

促进补充替代医学在美国发展的社会背景中有几个重要因素需要阐述:首先就是越来越多的患者和他们的亲属强烈要求政府重视对癌症和艾滋病等疑难病症的研究,希望寻求一切可能的新疗法,以期拯救自己和亲人的生命。政府必须重视民众的要求而去作出相应的改革。其二是常规西医疗法对某些疑难病症及慢性病缺乏有效的治疗,而且长期服用一些西药的副作用危害较大,所以需要寻求新疗法以补足西医之短。其三是美国医疗保健开支连年上升,在2011年高达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7%,成为沉重的开支负担。美国朝野共同认识到“医疗开支必须节流”,而补充替代医学的费用普遍较低,副作用又少,自然迎合了美国社会的需求。

目前,英国药品与保健品管理局(MHRA)已与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中药有效监管方面实现了信息和经验共享。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在1991年5月决定率先在国家临床中心创立第一个中医针灸诊所,并首次任命了临床中医针灸顾问医师负责治疗其门诊和住院患者,开创了美国国家医学最高权威医院启用针灸治疗患者的先河。同年10月,美国国会决定在NIH成立替代医学办公室。1996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终于结束了长达二三十年之久的对针灸的“实验”和“观察”阶段,批准了针灸针作为正式医疗器械,归属医务人员专用。1997年,美国
NIH决定召开中医针灸评估会议,肯定了中医针灸的临床有效性和安全性,
成为中医针灸在美国发展的里程碑。1998年美国国家补充替代医学中心(以下简称“国家中心”)在NIH成立,正式成为NIH所属的研究所,领导补充替代医学的科学发展。

美国白宫及国会医疗改革的决策

2000年,美国克林顿总统在朝野共同呼吁“医疗要改革”的形势下,决定以命令的方式成立白宫补充替代医学政策顾问委员会,并授权该委员会认真调查各种补充替代医学的现状,旨在挖掘其潜力,发挥其作用,有利于美国广大民众。2002年由该委员会起草的白宫医政报告正式获得批准,该文件囊括了几十种补充替代医学和疗法,充分肯定了补充替代医学的医疗价值和发展的重要性。“中国传统医学”这一名称首次正式出现在白宫医政文件之中,它列属于独立的医学体系,而不再仅仅是“一种疗法”,中医在美国多年沿用的名称“东方医学”也明确地改为“中国传统医学”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它包括了中医中药、针灸、按摩推拿及气功等多种疗法。这些正本清源的举措使中国传统医学出现在各种政府医政文件之中。中国传统医学从此在美国补充替代医学中确立了它的合法地位。这无疑是中医在美国发展的重要突破,对今后中医的发展颇具战略意义。在美国国家医政改革中,提倡和发展包括中医在内的补充替代医学旨在为民所用,是美国医政改革的正确决策。

美国国家中心指导和支持中医的发展

国家中心自1998年成立以来,一直享有国家最高医疗卫生研究机构的信誉和权威。它的宗旨是通过严谨的科学研究向美国医学界、广大民众和国家政策决策人提供重要的科研信息,探讨各种补充替代医学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从而充分利用这一重要的医疗保健资源。

澳门新葡8455,国家中心的经费每年由国会拨款,2011年达1.3亿美元,主要用于资助各种补充替代医学的基础和临床研究。中心一贯重视和支持中国传统医学的研究。根据笔者统计:在
1998~2012年期间,国家中心资助的针灸研究达160项,资助总和超过1.5亿美元;中医药研究共36项目,计5000万美元;太极拳研究共33项,计2800万美元;气功研究共19项,计1000万美元。以上资助中医的研究总共为248项,共计资助约为2.36亿美元。这些公开公平投标所得到的中医资助项目充分表明了以美国国家中心为代表的医学界和政策决策人对中医在美国发展的重视和期望。

中医针灸在美国正向纵深发展

根据华盛顿中华医学研究所临床中心的统计数字表明:2007~2012年,向该中心推荐患者的西医师达500位,其新患者总数逐年增多,数以千计。中医针灸所治疗的临床范围从治疗疼痛面向神经科、风湿病科、变态反应病科、皮肤病科和心理科疾病等方向扩展。目前在美国,由西医推荐采用针灸治疗的患者多因接受常规治疗而疗效不著,使得针灸成为患者的最后选择。同时,中医针灸又常常成为西医的辅助疗法,例如癌症患者在接受放疗和化疗的同时,采用针灸疗法以缓解患者的恶心、疲倦和失眠等症状;手术后患者常采用针灸配合理疗,有利于患者的康复;不孕症患者使用针灸配合西医治疗,以期提高怀孕的成功率,并舒缓神经紧张等症状。

随着针灸的合法化,中医针灸的发展在美国进入稳定增长期,其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了医学界和民众的普遍的肯定。目前,美国的50个州中已有44个州批准颁发针灸执照。各州均有明确的法规管理,并要求执照针灸师必须按期完成继续教育学分。美国设有专门负责针灸的统一考试机构
(NCCAOM),通过者授予专业证书,凭证书到所属州申请执照。美国现有数以百计的中医针灸学院提供3~4年课程,可授予学士和硕士学位;其博士学位正在试行中。2004年,美国1394所医院中有370所医院提供补充替代医学治疗,42所医院为住院患者提供针灸治疗。美国多数医学院包括军医大学已为医学生设有针灸选修课,有利于他们日后的临床实践。美国医疗保险公司系统的政策也发生了相应的重要改变。目前美国已有超过半数的保险公司已向患者提供针灸医疗付费,从“不支付”到“支付”这一政策的根本改变受到患者的普遍拥护,自然也就促进了更多的患者能采用针灸疗法。

中医药研究获支持和资助

中医针灸在美国受到承认和肯定而列入健康保健系统之后,中医中药的医疗价值也自然引起了美国医学界的关注。美国国家中心业已资助了几十项中医中药的研究课题。这些初步研究至少需要3~5年,才能得到一些可靠的科研数据。重视科研数据的美国医学界期盼着这一医学领域的进展和成果。

美国国家中心已先后资助成立了6个补充替代医学协作中心,其研究项目开始多以针灸为主,而近年来已明显增加了中医药的研究内容。协作中心的成立可得到500万美元的国家资助。每个中心通常有多项研究课题及课题资助费,并聘有中医专家担任其重要职务。例如: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协作中心主攻“中药治疗哮喘和过敏”的研究课题已颇有进展,该中心的新研复方中药获得美国FDA的批准进入三期临床;纽约癌症医院协作中心研究的复方中药配合西医治疗癌症取得可喜的成果,也进入由FDA批准的三期临床;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研究中心进行中药及针灸治疗骨性关节炎和自身免役性关节炎的研究以及麻省哈佛大学医学院协作中心正进行中药和针灸戒毒和戒酒的研究等。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近年来加大对应用中医中药和针灸治疗癌症给予的支持和资助:专门成立了审阅、评估各种补充替代医学的编辑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审阅和编辑各种发表的论文资料,并向美国医学界提供可靠的论文数据,从而用于指导和提高西医师对各种补充替代医学的认识和了解。与此同时,它还为美国民众提供较易理解的通俗版本,深受患者欢迎。

美国国家中心已与中国签订了有关合作协议书:由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中医研究院组成的中国代表团于2006年应邀来NIH访问,首次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签署国际合作意向书,以共同加强中医药和针灸的研究协作。美国国家中心明确表达了与中国长期合作的意愿。中美双方签署合作意向书从而促进了发展中医的国际合作,将必然受益于中美双方。

中药在美国发展的新政策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根据国家医疗政策的要求,已相应修改了有关中医药和保健品的具体法规条例。其一,中药如属天然植物药,按“药”对待,可遵循
FDA颁布的《植物药研制指导法规》,包括复方中药均可提出申请成为新药。尽管任何一种植物药都有可能成为美国FDA批准的新药,但审批程序决非易事,因为FDA对天然植物药和西药均采用同样的严格标准。其二,大部分中药及草药均列入食品补充剂,即属保健品。FDA按食品补充剂规范中草药,采取了宽松的管理方法,扩大了中草药的应用空间,有助于中药包括新开发产品在美国的发展。

中药作为保健品正在美国得到广泛的临床应用。美国的执照针灸医师多在应用中草药和针灸配合治疗多种疾病。在中药剂型上,目前除了使用传统的中药饮片以外,提炼的颗粒剂和胶囊剂因使用方便更受到欢迎。此外中药在临床上的应用范围也正在扩大,其中包括:癌症、关节炎、骨质疏松症、运动创伤、高脂血症、前列腺肥大、糖尿病、花粉过敏症、哮喘、肥胖症、周围性神经性炎和心理障碍等许多疾病。应当承认,美国公众对使用包括中药在内的保健品的认可观念正在逐步改变,根据2002年美国国家公布的统计数字:包括中草药制剂在内的食品添加剂早已被美国广大消费者所接受。仅2001一年,美国就有约1.58亿人自费购买服用,共花费170亿美元。近年来这一巨大消费的市场需求有增加的趋势。

发展中医药的任务依然艰巨

中医中药的研究在美国还在初始阶段,范围尚小,目前可靠的科研数据尚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