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8455最新网址 1

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画像解密

2015-11-23 09:09:30来源:中国文物网已浏览次
在天安门城楼正中上悬挂着一幅中国人民最敬仰的毛主席的画像。毛主席画像历经风雨,画像有数次更迭。人们不禁要问,历年来绘制毛主席画像的人是谁?
1949年9月2日,周恩来签署:“阅兵日期在政府成立之日,阅兵地点以天安门前为好”的批示,明确地表明天安门城楼将作为开国典礼的主席台。
天安门城楼将接受人民的检阅。
天安门城楼的修葺工作迅速展开。国立艺专家实用美术系教师周令钊受领的任务是为天安门城楼绘制毛主席巨幅画像,为开国大典之用。
周令钊受领任务之后,便和他的学生陈若菊等人在天安门城楼上靠东的空间紧张地工作起来。他们把木板竖在墙上,搭起三层脚手架。负责古建的油漆师傅为他们打底、调颜色。
他们以毛主席戴八角帽的照片为摹本,把主席的衣领画为敞口式样。但聂荣臻同志看后指出,主席的衣领敞口式样不妥,因为开国大典,要严肃一点儿。
周令钊和他的学生便遵照聂荣臻的指示,重新改画了衣领。
9月底,绘制工作完成了,工人们把巨像挂上了天安门城楼。
这幅主席画像就是10月1日开国大典时悬挂在天安门城楼的主席画像。
1950年,北京市人民美术工作室的辛莽同志应胡乔木邀请来到中南海,接受画毛主席巨幅画像的任务。
曾是延安鲁艺的美术教员的辛莽,挑选了一张毛主席免冠、双眼略向上看的半侧画像。由于当时画巨幅人物肖像缺乏经验,辛莽便找来从解放区来的左辉、张松鹤等人协助。画像时,左辉、张松鹤等人站在脚手架上绘画,辛莽则站在远一点的地方指挥。
但巨幅画像画完,挂出之后,一些群众提出了意见:“毛主席有一只耳朵不好看,而且眼睛向上,好似‘目无群众’”。
辛莽等几位专家听到这些意见后,又选择了主席一张基本正面、双眼平视前方的照片。这幅画像挂出后,反映很好。
毛主席的画像每年都要更换一次。一般是在八月“立秋”前后开始画,到国庆时换上新的。
1953年后的毛泽东主席画像是由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杰出的肖像画家张振仕所画。张振仕求学艰难,绘画功底深厚。他在窄小的侧院里默默作画。一画便是11年,直到1964年,绘制巨幅画像感到力不从心时才停手。
1964年以后的毛泽东画像是由美术公司的王国陈画的。
他绘制的画像以毛泽东半侧面、双眼平视的照片为摹本。他注重对毛泽东眉宇和眼神的表现,力求在描绘主席慈祥和善的同时,表现出他性格中敏锐、机智和洞察一切的层面。
王国栋在绘制巨像时,既能准确地掌握人物的轮廊,又能以中国老百姓可接受的方式着色。他画的主席像虽然是油画像,却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这是1949年以来画家们从事毛主席像创作的一个关节点。十几年来,画家们慢慢改进,不断积累经验;有关部门对主席照片几经挑选,并做修版等技术处理。到了60年代中期,王国栋在多位画家工作的基础上,终于通过中西结合的方法使主席巨像愈益显示出领袖的风度和神采,能普遍地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
王国栋在绘制主席像时,曾遇到不少的难题。因画像巨大,没有整块的画布,只好用3块画布拼接在一起。因接缝不平,画面上两道直续上下的棱子十分显眼,这样就影响了肖像面容的美感。为解决画布问题,哈尔浜亚麻厂与天津地毯厂合作攻关,终于试织出密度不同的几种宽幅亚麻布。
毛主席画像是以稍微倾斜的角度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每逢雨雪,画布后的五合板受到浸泡,很快就影响了画像的色彩。为解决这个问题,天安门管理处经过逐步摸索与改进,最后用铝合金板置于五合板后,雨水可顺着铝合金板流下,从而保证了画像在较长时间内不变色。
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举国哀掉。王国栋怀着悲痛的心情绘制毛主席像。这是他最后一次画主席巨幅画像了。他把颜色调得很淡,把无限哀思凝聚于画布了。在举国追悼的日子里,天安门城楼换上了新华社制作的毛主席巨幅黑白照片,追悼会后仍悬挂王国栋画的画像。
1992年初,王国栋退体。他早在1971年就开始培养接班人,接班人是18岁的葛小光。
葛小光在北京市美术公司油画,后在创作室画毛泽东、孙中山和马恩列等领袖像。
葛小光在师从王国栋绘制毛主席巨像的过程中,深深地感到只照一两张照片临摹,很难体现人物的神貌;要更生动、更准确地把毛主席的伟大形象再现在巨大的画布上,光靠画笔下的功夫虽然是不够的。于是,他便广泛搜集资料,先后收集了60多幅主席画像,从中筛选出十多张有特点的照片,编成一个小集子,作为画像时参考。
葛小光的画室在天安门城楼的西北角,是一座面积为90平方米,高8米多的铁棚子。以铁皮为材料搭棚主要是为了防火,顶部由半透明玻璃铺就,是为了让阳光从顶部均匀地透射进来。这样的画室,夏天暑气蒸人,冬天寒风刺骨,但为了画好毛主席画像,为了保证每年“十一”天安门城楼悬挂崭新的主席画像,葛小光不畏酷署严寒,如醉如痴地画着。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葛小光力求通过对毛泽东眼神的刻画,表现出一代传人深邃的思想和博大的胸部襟,并力图通过这双眼睛,在领袖与人民、历史现实甚至未来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在画像时,他总是在寻求一种“感觉”,这种“感觉”难以表述,但也正是这种感觉达到了他所追求的神似。正如许多人在天安门城楼前仰视毛主席画像时,都会说出同一句话:“真像”!
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画像,高6米,宽4.6米,加上像框,总重量达1.5吨,这是在全国、亚洲甚至在东半球,也是最大的手工绘制的肖像。新葡8455最新网址 2

由张振仕和张孝友于1960年合作绘制的毛主席像

六十年来,天安门城楼正中位置一直悬挂着毛主席的巨幅画像,这里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象征。路过天安门时,我常想起张振仕先生,想起和他一起为天安门城楼绘制毛主席像的一段往事。

新中国成立以来,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画像多次更换,其作者也几经更替,张振仕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1949年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城楼悬挂的身着军装头戴八角帽的毛主席像由画家周令钊绘制。其实这并非天安门首次悬挂毛主席画像。在此之前,1949年的”五一”节游行时,天安门城楼就已经悬挂过毛主席画像,而这最初的画像作者正是张振仕先生。

建国一周年典礼前夕,中央有关领导认为毛主席画像要脱下戎装,以新的形象展现在人民面前。全国美术院校30多人被召集绘制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等领袖像。张振仕先生就此脱颖而出。

张振仕先生1914年出生于北京。从北平京华美术学院毕业后就一直从事美术基础教育和肖像画创作。1959年,我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被分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绘画。张振仕先生当时是工艺美院的教授,我成为他的助教,也因此结识了他。

我们一起负责一个64名学生的班级。绘画得一对一地指导,学生多、课程满,教学任务之重可想而知。当时的张先生已年过四十,身体不太好,颧骨突出,双颊深陷,看上去十分单薄,但他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全然忘记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规矩而温顺、少言寡语,对一些社会现象,我们常常激情澎湃,发表看法,而他只是简单感叹一声”哎”,然后摇摇头,绝少发表意见。

新葡8455最新网址 3

张振仕(1914年-1992年)

新葡8455最新网址 4

跟张振仕一起绘制天安门毛主席像时的张孝友(1935年-至今)

在教学中,我们俩配合得很好。教学之外,张振仕先生也让我和他一起绘制用于人民大会堂的马恩列斯等领袖像,张先生对我多有指点,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有了这样的基础,1960年的暑假,张先生邀请我跟他一起绘制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得知能参与绘制天安门的主席像时,我诚惶诚恐,怀着一种虔诚之心准备投入这项前所未有的工作中,但绘制巨幅毛主席像仅靠虔诚之心是绝对不够的。我虽曾受吴作人、董希文、李斛等诸名师的严格教导,掌握了一定的油画技巧,但绘制巨幅领袖像却有其特殊性。

天安门城楼所挂的毛主席巨幅画像是典型的大画,当时我们要画的画像高六米多,宽四米多,比两层楼还高。作大画时,作者本人无法看到作品的全貌,要知道光毛主席像上的一个纽扣就有脸盆大。我感到有些棘手,张先生此前已画过多张毛主席像,他胸有成竹给我以鼓励。

新葡8455最新网址,当时我们手上得到的唯一参照就是新华社记者在几年前所拍摄的毛主席半身标准像,为十二吋黑白照片,画像的色彩则需要我们靠想象”编”出来。晚上我们用幻灯机把照片翻成的正片放映到画布上,再用木炭条勾画出轮廓,接下来画色块。大块色调由张先生负责,我负责各色块间的细节过度。两人配合作画的一个难点在于笔触方向必须一致,不然会在画像上造成生硬的阴影。因此在笔触上,我们力争润泽一致,水乳交融。

由于当时主席已过中年,脸容已显老态,我们本着自然而不夸张的原则,把毛主席的下颌略微加长,额头画得更饱满,肤色也更加健康红润。我还记得张振仕先生特别嘱咐我要注意把毛主席那种崇高、豪迈的气质和亲切、和蔼的表情画出来。

我们作画的地点是午门广场西南角,靠端门的北墙边。由杉篙、毛竹、长木板搭起的大棚子就是我们的画室,绷上油画布的画框就靠在墙上,调色板也是自制的超大号(至今我还保留着这块调色板)。那时候没有升降机、望远镜等设备帮助作画,我们能借助的是竹梯、方桌、长短凳等。

因为平时的教学安排得很紧,作画时间集中到了炎热的暑假。由于靠近画时根本看不到整体画面效果,所以我们必须常常从竹梯上下来,跑到十几米以外去,然后跑回又爬上去,来来回回,每天好几十趟,大汗淋漓。画高处时,还必须爬上桌子,甚至桌上加凳,摇摇晃晃的,左手端笔,右手作画,真和演杂技似的。

当时是食物匮乏的年代,相关部门能提供给我们的优待就是每天可以去北京饭店门市部吃顿午饭。尽管我们可以随意点餐,但张振仕先生和我从来都是简单的一荤一素。张先生一生俭朴自律,他从未利用这样的机会享受一下。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毛主席画像终于完成了。画中的毛主席目光炯炯有神,有慈祥的微笑,又有领袖的威严,让观者不禁心生敬仰之情。我深知,画像不仅像照片,更饱含着张振仕先生的辛勤创作。

第二年我又和张振仕先生重画了一张毛主席像以作备用。完成这两幅画后,我们各得到一笔稿费,我的稿费是150元,相当于当时的两个半月工资。张振仕先生曾有意培养我专门画天安门毛主席像,但我更喜欢的是风景画……

张振仕先生绘制的毛泽东画像从1950年一直沿用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尽管他所画的毛主席像已张贴到了千家万户,但他的名字在当时却鲜为人知。今天,绘制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的也早已另有其人,张振仕先生的名字似乎更少被提及了……

今年十月,天安门广场将举行建国六十周年庆典,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像将再次成为瞩目的焦点。写下以上的回忆,算是我对张振仕先生,对过往岁月的一份追念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