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11月29日电 (记者孝金波)今天下午,著名军事专家尹卓少将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韩美联合军演及东北亚安全局势这一热点话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美国的战略意图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首先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使美国产生了焦虑感,“按照国际专家的评估,如果没有大的动乱,中国的GDP在2025年-2030年可能会超过美国。”尹卓认为,目前美国与我们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军事,所以他们“利用军事上的优势,在我们周边制造安全问题,比如东海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先后爆发,今后还可能转移到台海问题上”,归根结底就是“利用安全问题破坏中国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割裂中国与经济伙伴之间的联系”。

  访谈中,有网友问:“有人说中国不应该趟‘朝韩炮战’的浑水,嘉宾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尹卓指出,美国在南海地区的一个重大目标就是“破坏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合作”,中国“10+1”大市场建立以后,与东盟的经贸金额持续稳定增长,目前我国跟东盟经济联系的量级,接近跟美国的量级,这出乎美国意料之外,美国因此非常焦虑,所以“用安全环境的问题来破坏中国的经济发展是美国最重要的一个意图”。

  尹卓少将反驳道:中国本来就没有趟这个浑水。我国的外交部发言人明确表态中国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政策。

他总结道,南海问题是美国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美国想利用南海问题把东盟国家、把日本、澳大利亚甚至印度拉进来,形成制约中国的联盟体系。”

  但是,大家不要以为朝鲜半岛跟我们中国无关,如果从这个角度提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很值得商榷的地方。因为朝鲜半岛的安全稳定与否,首先关系到我国整个东北地区的安全。东北地区是我们国家重要的一个工业基地,去年经过国务院批准,整个辽宁省沿海地区是我们重要的一个新兴的经济发展地带,辽宁省的沿海经济带是我们另一个东北地区的经济增长点。另外,还有环渤海的经济圈,也靠韩国和朝鲜非常近,隔海相望。另外,整个京津塘地区的发展,山东半岛的经济发展,都需要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因此,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对中国的和平,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主张保持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当然也有一个目的,就是维持我们战略机遇期内经济建设的良好的经济环境和外交环境、战略环境。从这一点讲,朝鲜的形势跟我们是直接相关的。

尹卓表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混淆视听“达不到目标”。他分析称,印度是一个非常独立自主的大国,不会成为美国的马前卒;日本也不会完全跟着走,“替美国火中取栗日本还是要考虑的”;澳大利亚也是“说得多做得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而美国跟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与之相比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所以总体来讲,美国达不到预期的目标”。尽管如此,尹卓仍提醒称,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美国在亚太地区不会放掉这个问题。”

如何应对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兴风作浪”?尹卓委员提出自己的看法,一是冷静观察,“我们不希望因为美国挑唆影响跟东盟各国紧密的合作关系”,尹卓解释称,“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东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如果在东盟这个地方卡住了,‘海上丝绸之路’基本就会发生梗阻。”
新葡8455最新网站,近日朝韩问题愈演愈烈,尹卓指出,半岛的和平和稳定对中国关系重大,“我们是直接的关系国。”他分析称,半岛问题的发生可以追溯至冷战时期:美朝战争后,美国“吃了亏”,与朝鲜签订了和平协定,但当时南朝鲜也就是现在的韩国并没有签字,因此“韩国与朝鲜目前从法律上看还处于战争环境”。

在尹卓看来,朝鲜跟美国之间也只有一纸军方之间签订的和平协定,没有经过政府代表签字,更没有经过议会批准,所以“对双方都没有法律的约束力与效力”,朝鲜的冷战残余和军事对峙状态、不稳定状态也就由此产生。因此中国多次号召朝鲜,提议其跟美国直接谈判和平协议,用和平协议保障自身安全,然后弃核,“以和平换弃核”。

但是,对这一“合理合法的提议”,美国拒绝了,要求先弃核,而是否谈和平协定要再议,“说明它的意图不在弃核问题上,他的目标是‘推翻朝鲜的宪政权’”,尹卓表示,朝鲜采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生活方式由他们自己决定,外人不能决定,“我们中国没有也不追求这样的控制权。”他解释道,中国与朝鲜之间的关系,跟美国与韩国之间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在朝鲜没有驻一兵一卒,对朝鲜军队没有指挥权,没有他们所以为的‘影响力’。而美国对韩国军队有指挥权,它在韩国长期驻军,甚至以前还驻过核武器,这个关系是主从关系,而我们跟朝鲜之间是平等的友好关系,所以性质是不一样的。”
尹卓称,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一直主张做“和”的工作,朝鲜发展核武器主要是针对美国的威胁,而美国今后要在朝鲜半岛动武,也是针对朝鲜,“我们在中间起一个撮合的作用,把这个关系搞清楚,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就很清楚了。”尹卓说,我们要求和平稳定,一切能够推动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做法我们都赞同,违背这个目标的做法我们都反对,“我们战略的利益跟大家都是一致的,也符合东北亚和整个亚太地区人民的希望,就是整个朝鲜半岛不要生乱,不要生战。”

谈及网络安全问题,尹卓表示,我国的信息化建设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很大差距,前年的数据不足30%,周边很多国家的网络文化程度都比我们高得多,“日本不用说,韩国都比我们高得多。”他预测,人类进入信息化网络化是一个大的趋势,“人类对网络的依赖越高,网络安全的重要性就越强”,从我们国家的发展情况来看,由于社会信息化程度还不够高,“大家对网络安全还不够重视,没有提高到应有的高度。”

在尹卓看来,网络安全体现在诸多方面,首先在国家安全领域,基本所有互联网流转的东西,最后都到了美国,过滤一遍再出来,“因此就没有任何保密可言,个人隐私随他获取利用”,从这角度而言,“网络的便利化和安全一定要并行考虑”,尤其是中国被美国当成一个长期的战略对手。此外,美国在网络技术里有一定的技术霸权,可以任意窃取公民的个人信息,尹卓提醒到,这些看似是个人信息,但用大数据处理后对社会的信息流向,对舆论的走向,对人与物的流动都会有一个很精确地了解,“这个了解远远超出我们的了解范围”,他补充说。

尹卓透露,美国的网络战是世界上最领先的,“唯一形成了中央机制”,国家情报系统统筹规划全国的网络攻击、网络防御;军队系统里各个军种也都有网络战部队,统筹全军的网络战部队的规划、指挥、训练、装备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几万人的规模,“远远超出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

不仅如此,根据尹卓的分析,目前网络上散布的攻击性言论,许多都是美国制造的,“美国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GCD领导的政权,制造舆论混乱,制造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制造宗教矛盾,这些都是美国网络战很重要的分支”。尹卓表示,“每年我们遭受的网络攻击美国都占70%-80%”,他们对我国的网络窃密“无所不用其极”。因此,尹卓强调,一方面要加强信息化建设,另外就是加强网络安全意识,“免得我们未来遭受大规模的网络攻击时手足无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