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8455最新网站 1
川藏线

新葡8455最新网站 2

新葡8455最新网站 3
川藏线景象

  川藏线汽车兵行进在天路上。图片由川藏兵站部提供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黄泰林
张海峰)“雅州风情物,小城别致幽”,阳春三月的雅安,春意盎然。在川藏兵站部第三十七医院政委雷辉刚的办公室里,记者看见他正在伏案笔耕,创作《三千里川藏线三千行史诗》:“我们驾着铁马穿行在云海间,莹玉般的雪山盘在脚下,沼泽般的险道无所畏惧;岁月磨砺坚韧的品格,风沙吹干青春的脸庞,我们一路高歌猛进,执著前行……”

  川藏线精神

  时光荏苒,作为一名在川藏线上奋斗了29年的老兵,雷辉刚对这条“西部奇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人民军队在92年波澜壮阔的征程中,凝铸形成井冈山精神、古田会议精神、长征精神、抗战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等精神丰碑。这些精神丰碑就像一个个闪亮的坐标,凝练着辉煌卓越的历史记忆,建构起人民军队底蕴厚重、光芒灿烂的精神家园,永远激励着我们不断奋勇向前。

  “一路格桑花,长在美丽西藏我的家。延绵川藏线,连着藏汉军民是一家”

  本期开始,我们开设“永恒的精神丰碑”栏目,聚焦人民军队在各个历史阶段凝铸形成的精神丰碑,以及它们对强军兴军产生的深刻影响。敬请关注。——编

  2003年5月初,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的雷辉刚从雅安出发,沿川藏线执行任务。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怒江山顶,广袤的雪域高原尽收眼底,勾起了他对川藏线往事的回忆,他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那首自己创作的《一路格桑花》:

  “我们是英雄的汽车兵/敢驾铁马走天涯/越高山跨江河/冰川激流在脚下……”前不久,伴随着《英雄汽车兵之歌》,笔者搭乘川藏兵站部运输车,满载藏区边防部队急需的上千吨给养、被装和器材,又一次向天路开拔。

  一路格桑花 格桑花

  在中国西部,有一条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天险奇路”,是当年10万筑路大军凭着“叫河水让路,让高山低头”的英雄气概,从落差数千米的悬崖绝壁上一米一米艰难“抠筑”而成。翻越15座山脉,横跨5大水系,这便是川藏公路。

  长在美丽 西藏我的家

  在高耸入云的陡崖边穿行,在冰天雪地的山脊上颠簸,在突如其来的泥石流中突围……川藏线官兵用青春、热血,甚至生命,在“世界屋脊”碾出一道道永不消逝的车辙,铸就了享誉全军的“艰险多吓不倒、条件差难不倒、任务重压不倒”的“三不倒”川藏线精神。

新葡8455最新网站,  圣洁的格桑花 格桑花

  一

  盛开在藏族儿女的家

  去年国庆节前夕,数百名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的退伍老兵重返川藏兵站部,重拾往昔激情岁月。

  染绿了草原

  1953年,在川藏线即将通车之际,某汽车团班长王忠和带领5名战士,在二郎山下用3块石头支起一口锅,为过往的车队烧水做饭。一把菜刀、一口铁锅、一副挑桶就是川藏线上第一个兵站——“烂池子”兵站的全部家当。“干打垒、土坯房,风吹墙裂雪进房,半夜还有鼠和狼……”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官兵在平均海拔3500米的川藏线上陆续搭建起21座高原兵站,为过往部队提供热食保障。

  映红了雪山

  在缅怀英烈厅,一位手持拐杖的伤残老兵,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颤颤巍巍地仔细寻找当年牺牲战友的姓名牌。

  映红了雪山 染绿了草原

  1967年8月的一天,在带领车队突出险区时,某汽车团10名党员干部骨干遭遇山体崩塌壮烈牺牲,化作川藏线永恒的雕像,被中央军委授予“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荣誉称号。

  啊 格桑花 格桑花

  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六十多年来,一代代汽车兵为把物资运抵边防、支援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促进藏区繁荣稳定,先后有近2000名官兵受伤致残,3000余名官兵留下终身疾病,近700名官兵长眠在雪山之巅。

  藏族儿女的吉祥花

  英烈把生命融入千年冻土,守望着一茬茬战友驰骋天路;英烈的精神化作雅鲁藏布江上的雄鹰,永远守卫着祖国的边防补给线。

  格桑花 格桑花

  二

  藏族人民心中的幸福花

  车队行驶到折多山一处悬崖边时,汽笛长鸣。军医马敏跳下车,点燃3支烟放在路边的青石上。

  29年前的春天,刚入伍的雷辉刚第一次踏上川藏线。多少年过去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仍记忆犹新:“川藏线蜿蜒崎岖,险象环生,是陪伴我成长的生命线。在这条线上,我和战友们饱经风霜,出生入死;这条线,让我刚强坚毅,读懂了军人的使命和人生的价值。”

  33年前,雅江兵站副站长马柯长乘坐的运输车在这里坠入山谷,马敏和马志辉兄弟俩永远失去了父亲。兄弟俩长大后,又主动要求到父亲曾经战斗过的雅江兵站继续战斗。

  那时还是汽车修理员的雷辉刚,在随车队翻越二郎山时,顿时被二郎山的美景所吸引,他对指导员寺明能说:“没想到,天下竟有这么美丽的风景!”寺指导员告诉他:“川藏线延绵3200多公里,跨过14座高耸云端的雪山,飞越14条奔腾不息的江河,蓝天、白云、积雪、冰川、草原、森林,美景无处不在,构成诗一般的画面。但要知道,在这条线上,塌方、泥石流、雪崩,随时都有。这条线,山高路险,高寒缺氧,是川藏线官兵的生命线,是革命前辈和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

  “这个兵站如同一条血脉,将我们和父亲紧紧相连。”马敏说。

  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车队只能艰难地爬行。雷辉刚突然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随车老兵看见他高原反应强烈,便叫他到后排去吸氧休息,他坚决不去,强忍着不适。每次停车休息,他都坚持去检查发动机温度,看水箱是否需要加水,检查汽车轮胎,看是否需要更换。晚上是雷辉刚最难熬的时候,本来满身疲惫的他,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完全无法入睡,只好坐着“闭目养神”。每天早上,他都是第一个去洗车、检查车辆。凭着这种坚强毅力,雷辉刚完成了他的第一趟“川藏线之旅”。

  去年营区玉兰花开时,一批“00后”新战士首次踏上川藏线。笔者同新战士杨宏达同坐一台运输车。车队翻越觉巴山时,一面是峭壁,一面是纵深百米却没有护栏的悬崖。只见他和许多新战友一样紧紧拽着车门,额头上不经意中冒出汗珠。

  第一次上川藏线,让雷辉刚对川藏线官兵的艰辛有了初步的体验。后来他所经历的故事,使他对川藏线官兵矢志不移地在川藏线上拼搏和他们那种对雪域高原博大的爱,有了切身的感悟。于是,他饱含深情地创作了《一路格桑花》,以表达川藏线官兵对雪域高原的特殊情感。

  如今,第六趟任务再上川藏线,只见杨宏达驾驶运输车翻山越岭毫无畏惧。“我爷爷曾在这里战斗过,而且还立过功。川藏线就是我的精神‘加油站’。”杨宏达告诉笔者。

  “人们都说军人的爱是无私而又深沉的,而川藏线官兵正是将这种无私的爱传播到了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雷辉刚对记者说,“尽管川藏线官兵肩负着边防后勤保障的神圣使命,但他们从未忘记作为革命军人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先辈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川藏线通车65年来,在川藏线精神的感召下,老战士倒下了,新战士补上来;父辈离开了,年轻人顶上来……千里川藏线上,先后涌现出上百对夫妻兵、父子兵、兄弟兵征战天路的感人画面。

  1998年底,暴雪吞没了邦达以西的牧场和村庄,成群成队的牛羊暴尸雪野,300多台车辆和1000多名藏族同胞被厚厚的积雪围困在14个荒无人烟的山坳里。

  三

  藏族同胞的安危,牵动着党和政府的心,也牵动着高原汽车兵的心。正在川藏线上执行任务的汽车部队立即组成抢险突击队,火速驰援灾区。雷辉刚随某汽车团400多名抢险官兵一起,在高寒缺氧的冰天雪地展开生命大营救。

  向“十英雄”敬献哈达、花圈,默哀……任务途中,官兵来到川藏线“十英雄”纪念碑广场,开展“不忘初心,争当英雄汽车兵传人”活动。

  经过8昼夜的艰苦奋战,遇险群众全部获救,被困车辆无一受损。然而,抢险官兵却有85%被冻伤,150多名官兵的肢体一星期后才完全恢复知觉。前来慰问的西藏自治区领导看到这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

  山高水长川藏线,忠诚无言高原兵。面对一座座英雄坟茔、一个个感人故事,一路上笔者也在不断追问:现在川藏线道路条件改善了,兵站保障设施更齐全了,而高原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没有变,繁重的任务没有变。面对这些“变”与“不变”,川藏线上的新一代汽车兵该怎样跑好自己这一棒?

  “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每时每刻都在用生命创造奇迹。大自然是无情的,但雪域高原的各族群众却是有情的。”雷辉刚对记者说。

  2014年5月,某营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满载物资长途机动至西藏林芝,沿途不驻站宿营、不临时停车、自行负责车辆技术保障。随后该营官兵克服暴风雪等重重困难,成功创造了49小时机动1622公里的“川藏线军事运输新纪录”。

  1994年3月26日,是雷辉刚难以忘记的日子。“那天,我们两个汽车团的数百台车和近千名官兵被堵在白马兵站。从白马兵站通往然乌的路段,下着百年罕见的大雪,交通中断,兵站告急,连大米都快吃完了。”

  2014年,墨脱县城刚通公路,某营官兵便满载物资挺进雪域孤岛;2015年,某汽车团探索无依托实战化运输保障训练,用血汗换来高寒地区开展野战保障的宝贵经验……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雷辉刚至今还心有余悸。“万般无奈之下,团领导决定突围。突围中,由于积雪太深,而且雪越下越大,突击队员的行动越来越困难,体力也渐渐不支。他们忍饥挨饿,顶着暴风雪,吃力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地方道班的藏族工人开着推土机赶来了,他们帮我们及时排除雪障,我们才死里逃生。”

  “与我同坐一个火车皮来当兵的战友,他们把生命留在了川藏线。而我从一名列兵成长为一名中校,上百趟执行高原运输任务,面对生与死的考验都挺过来了。此次对于后勤力量调整改革,我全听组织安排。”这是此次任务出发前,某营教导员陈红写下的庄严承诺。

  “藏族和汉族都是一个妈妈的女儿,藏汉一家亲。这次历险,使我对川藏线上的军民鱼水情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

  与陈教导员一样,这次任务中的许多官兵都将面对进退走留的现实考验。但任务到来时,他们依然冲锋在一线。这就是川藏线官兵的使命担当。

  从此之后,雷辉刚不断通过自己的作品去记录川藏线上军民间的感动。2009年7月,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副主任的雷辉刚组织爱民助民活动,来到藏民家中。那熟悉的旋律,欢快的舞蹈,热气腾腾的酥油茶,让他激情满怀,思绪万千,他当即掏出笔来,写下一首《雪山爱民歌》:

  只要有任务,不论多繁重都勇于承担;只要有道路,不论多艰险都敢于突进。在他们眼中,“三不倒”精神是在世界屋脊立起的一座丰碑,是他们永恒的精神坐标。

  雪山脚下花如霞

  四

  金珠玛米来藏家

  川藏公路不仅是国防运输线,也是一条团结线、幸福线。一路上,总能看到藏族儿童向车队行少先队队礼。学藏族文化、交藏族朋友、为藏族群众做好事,是川藏兵站部官兵坚持数十年的传统。这条路,将藏族同胞的心与解放军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庭院欢笑歌声起

  长路车灯照亮万家灯火。夜晚,车队抵达兵站,皎洁的月光洒满整个车场,大家围坐在一起,唱起了《长长长长的川藏线》。远处屹立的路碑,正诉说着新时代汽车兵的“不忘初心,行稳致远”……(郭宏
项成 罗滨颜)

  问寒问暖心里话

  索呀拉里索

  送来科技和健康

  播撒文明和文化

  悠悠弦子伴舞起

  爱民新曲敬阿妈

  索呀拉里索

  青稞美酒醉草原

  藏汉团结是一家

  这首优美的歌曲,唱出了川藏线官兵与雪域高原藏族群众的浓浓鱼水深情,后来在川藏线军民中广为传唱。

  “无数璀璨的星辰,见证那光辉岁月的足迹。历史的丰碑上,英雄的名字永不褪去”

  雷辉刚还在新兵连时就听老兵讲:“天险川藏路,十步有险情,百米埋忠骨,一里一座碑,它是进

  军西藏的十八军将士和为了西藏边防巩固的川藏线官兵用生命和鲜血铺就的英雄路。”

  每次随车队在川藏线上执行任务,当行驶到通麦大桥时,雷辉刚都要在那座高大的纪念碑前停留,这座纪念碑,就是“川藏线上十英雄纪念碑”。

  站在英雄纪念碑前,雷辉刚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此时此刻,英雄仿佛又回到了人间,一幕幕英雄的画面在他的脑海浮现:当年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川藏线上十英雄”,面对迫龙天险特大雪崩,勇闯“死亡谷”驾车突围,不幸连车带人被雪山消融,成为高山厚土腹地中永恒的雕像;“川藏线上英雄汽车兵”张洪用26岁的短暂人生,书写了川藏线官兵牺牲奉献的英雄壮歌;一等功臣徐思平、黄显春在排险救车、挖雪开路的拼搏中,化作川藏线里程碑下的忠魂……

  “这些英雄的形象和事迹已深深印入我的脑海,而每次站在英雄纪念碑前,我都会受到新的震动。”

  1993年初春时节,老团长张全林带着执行进藏运输任务的官兵在英雄纪念碑前宣誓,雷辉刚格外激动。晚上车队到达通麦兵站,他久久不能入睡,借着兵站昏暗的灯光写下了对英雄的怀念:

  这条路上

  十名汽车兵以十种不同的姿态在雪崩中定格为永恒的雕像这条路上

  “川藏线上英雄汽车兵”张洪化作雪山的路标冰雪烈火 沉默激情

  每当经过路旁的那一座座坟茔总能感受到那一颗颗守望的心巨龙般的车队汽笛长鸣这是穿越生死的问候

  也是对无数长眠战友的致敬

  ……

  2003年8月,在军区文艺汇演上,川藏线官兵饱含深情地朗诵了这首长篇诗歌《奇路军魂》,感动了全场观众,这个节目也获得军区和联勤部文艺汇演一等奖。

  “川藏线官兵每一次行驶在‘西部奇路’上,都在经受生死考验。我自己就曾经在川藏线上‘死’过一回。”雷辉刚讲起那段让他永生难忘的故事。

  1992年初春,川藏线道路塌方严重,雷辉刚所在的团队奉命执行进藏运输任务。那天,他们的车队行至青藏线世界海拔最高的兵站——唐古拉兵站,吃过午饭后,向唐古拉(山口)驶进。他和同车战友王全有驾驶汽车赶到唐古拉(山口)时,大雪压顶,气温零下30摄氏度,这时水箱突然破裂。雷辉刚在修水箱时,因高寒缺氧,体力透支,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手脚冻僵,被战友扶进驾驶室。

  危急时刻,时任团政治处副主任的尹治文带车赶来了。尹治文把雷辉刚抱在怀里,将大衣紧紧裹在他身上,命令驾驶员“安全驾驶,火速前进”,向70多公里外的安多兵站护送。经过兵站紧急抢救,雷辉刚才脱离生命危险。

  “我没想到自己能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又活了过来,是老领导尹治文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川藏线部队有许许多多英雄,其实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对于一名在生死线上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来说,雷辉刚多年来的文艺创作,都倾注了他对英雄的怀念和崇敬。

  “玉兰花开的时候,我们整装待发,思绪化作雪山的吉祥鸟,飞翔在那神奇的高原。玉兰花开的时候,我们奔向雪域,思绪化作一首思乡的歌谣,回荡在那雪山顶上。玉兰花开的时候,我们怀念战友,思绪化作无尽的动力,驰骋在那遥远的边防。”雷辉刚创作这首《玉兰花开的时候》,抒发川藏线官兵的豪迈情怀,表达对英雄的无限崇敬。

  这种崇敬之情,激励着雷辉刚不断前行,创作出更多的文艺作品。

  2007年12月,在川藏线开通53周年的时候,

  雷辉刚作诗一首,抒发对战友的缅怀和敬仰:

  战友啊战友

  川藏线上牺牲的好战友

  我们曾一起驾着铁马飞驰在云海间风雪冰霜崎岖险道

  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冰雪扑打铁马寒风冻裂脸庞

  我们微笑面对 义无反顾战友啊战友

  永远活在心中的好战友

  我们永远驰骋在川藏线上

  为了祖国边防的巩固 永不停步

  ……

  “也许岁月会改变山河,但历史将不断证明有一种精神不会失落,那就是川藏线精神”

  “记得1992年那次首趟执行进藏国防运输任务,是我跑川藏线遇到险情最多的,也是天气最恶劣的一次。”回想起当年的进藏情景,雷辉刚感慨良多。

  那次任务出发前,先期勘察道路的工作组报告:道路毁坏严重,多达106处。雷辉刚作为新闻报道员随车队执行任务,被官兵不畏艰难困苦的精神所感动,现场采访写稿,在《西藏日报》和西藏广播电台宣传报道了川藏线官兵条件差难不倒、任务重压不倒、困难多吓不倒的“三不倒”川藏线精神。

  在车队到达然乌兵站的那一刻,雷辉刚把一路上的艰辛汇成铿锵有力的诗句:

  我们就是祖国最可信的运输线

  和危险打交道是我们的家常便饭川藏线军人在危险面前从不躲闪

  在“老虎嘴”我们让拦路的“老虎”低头在“鬼招手”我们让凶恶的“魔鬼”靠边在塌方、飞石、山洪、泥石流、暴风雪中我们孕育“三不倒”川藏线精神日日月月
岁岁年年我们永远长征

  在川藏线的20多年,雷辉刚与其他川藏线军人一样,每一趟奇路之行,都是一次生死考验。这种特殊的经历,使他对“三不倒”川藏线精神有着特殊的理解和感悟。

  “川藏线通车半个多世纪以来,无数川藏线官兵流血牺牲,向生命极限挑战,与大自然抗争,创造了人间奇迹,他们孕育的‘三不倒’川藏线精神,是极其难得的宝贵财富。这种精神,无论是现在和将来,都将激励川藏线军人在‘西部奇路’上一往无前。”

  2010年7月,在都江堰龙池灾后重建现场,雷辉刚看到昼夜奋战的川藏线官兵,又想起了以往和战友们一起救灾的场景,情至深处,他作诗一首:

  在冰峰雪岭抗震见过你在苦难汶川灾区见过你在伤痛玉树藏乡见过你

  是你温暖的心把我从灾难中救起是你滚烫的情把我从废墟中扶起是你无私的爱把我从绝望中托起

  这些年你的影子 是我生命奇迹的意义

  哪里有天大灾难 哪里就有你大写的情意听你奔跑的脚步
知你苦苦找寻着我看你焦虑的神情
知你声声呼唤着我你的手牵着我的手你的心贴着我的心你的爱连着我的爱不让我再受伤害。

  “川藏线官兵无论在运输线上,还是在抢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时候,都自觉践行和发扬‘三不倒’川藏线精神,这成为我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雷辉刚这样告诉记者。

  “男儿流血不流泪,踏平艰险又出发,不做温柔乡中物,何须马革裹尸还”

  雷辉刚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向往部队。中学毕业后,他毅然参军入伍,与他一起从家乡入伍的还有一名青年,叫赵产强。

  那年4月,雷辉刚和赵产强一起随团队在川藏线上执行任务。车队驶入安久拉山半山腰,突然遇到大雪崩,瞬间将行驶在前面的赵产强连同车子一起埋没。雷辉刚见状迅速跳下车,飞奔到出事地点,不顾一切地用双手刨开积雪。当看见已经永远闭上双眼的赵产强时,他的泪水滚滚而下:“我的好兄弟啊,你怎么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赵产强牺牲时才18岁,他的死让我深深感到川藏线官兵生命的脆弱。赵产强的父母亲得知儿子牺牲的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悲痛欲绝,不停地哭泣,呼喊儿子的乳名。这一切给我的心灵很大震撼,我能做的就是完成战友的遗愿,继续跑好川藏线,把对牺牲战友的怀念,把川藏线官兵与亲人的感情都汇聚成文字,记在心里。”雷辉刚回忆起那段往事,眼闪泪花。

  为了纪念赵产强和无数牺牲在川藏线上的英雄们,雷辉刚含泪写下《战友,我想你》:

  战友,你走得太匆忙

  那年,你正是青春年华许多梦想还没有实现那年,你刚新婚不久

  人生最甜的蜜月还没有度完那年,你第一百次穿越生死线

  最终积劳成疾,倒在了雪域高原

  留下相濡以沫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儿女还有你那白发的父母亲你的英灵化作了永恒陪伴亲人远行
远行

  “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雷辉刚喜欢用唐朝诗人刘禹锡的这首诗表达川藏线官兵与亲人的思念之情。

  雷辉刚入伍所在汽车团营区有一座小桥,被大家称为“望夫桥”。每年官兵执行任务,军嫂们都会站在桥上为官兵送行。而每一次官兵归来之前,军嫂们都会在桥上翘首以盼,渴望自己丈夫平安到家,只有在看见自己丈夫的那一刻,她们的思念和焦虑才会变成幸福的笑容。

  这座“望夫桥”上,有军嫂们太多的欢笑和泪水。雷辉刚用这样一首诗,表达“望夫桥”上的离别和相逢:

  谁不渴望幸福的生活

  谁不期待青春的花朵开放得快乐又烂漫可是走上川藏线

  离牺牲奉献很近很近离安逸享乐很远很远

  “望夫桥”上的每一次出征都有妻子那张泪湿的脸

  “望夫桥”上的每一次盼归都有妻子那一颗悬着的心这朴素的亲情啊

  带给川藏线军人的是无尽的感动

  ……

  2002年中秋节,皓月当空,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的雷辉刚,带领赴川藏线文艺小分队来到昌都兵站,与上线汽车兵和兵站官兵联欢。晚会上,他即兴吟作一首《醉月》,表达川藏线官兵对亲人的思念之情:

  醉月,清风月

  遥想佳人绝

  满腹冰雪事

  一怀思乡情

  怎一个“秋”字了得

  月宫清寒,挡不住仰望者的执著

  奇路艰辛,阻不断汽车兵的追求

  沿着您,水一样的目光出征

  带着您,无限的关爱上线

  思念,层层浸染的气息

  伴随,川藏线每一行程

  又何止一个“愁”字了结

  漫漫长路,“铁马”长阵

  遥对月色,对您许下心愿

  ……

  “男儿流血不流泪,踏平艰险又出发,不做温柔乡中物,何须马革裹尸还”,这是川藏线军人牺牲奉献的真实写照。

  29年的川藏线艰辛,雷辉刚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有了太多的感动,方向盘上、车厢里、悬崖路边,他不停地用手中的笔抒发对川藏线牺牲奉献战友的怀念和敬意,讲述他对川藏线人生的感悟与思考——

  “川藏线承载着我的梦想,我的青春因川藏线而变得绚丽多彩,我的人生因川藏线而富有意义。”(本版图片由戴成华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