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方法:平喘固本汤加减。

哮证是一种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患。发作时喉中哮鸣有声,呼吸气促困难,甚则喘息不能平卧。古代医家亦称之为“呷嗽”“哮吼”“齁?”“哮喘”。本病的发生,为宿痰内伏于肺,复加外感、饮食、情志、劳倦等因素,以致痰阻气道,肺气上逆所致。《证治汇补·哮病》说“哮即痰喘之久而常发者,因内有壅塞之气,外有非时之感,膈有胶固之痰,三者相合,闭拒气道,搏击有声,发为哮病。”哮证的病理因素为痰,而与肺、脾、肾三脏关系最为密切。本病长期反复发作,可由实转虚,严重时心阳受累可发生“喘脱”危候。本病总的治则为发时治标,平时治本,分别采取祛痰利气或补肺、健脾、益肾等法。

证候表现:喉中哮鸣如鼾,声低,气短息促,动则喘甚,发作频繁,甚则持续喘哮,口唇、爪甲青紫,咯痰无力,痰涎清稀或质黏起沫,面色苍白或颧红唇紫,口不渴或咽干口渴,形寒肢冷或烦热,舌质淡或偏红,或紫黯,脉沉细或细数

西医的过敏性哮喘相当于本病。

病因病机:哮病久发,痰气瘀阻,肺肾两虚,摄纳失常

(一)问诊要点

治则治法:补肺纳肾,降气化痰

本病通过问诊即可明确诊断。因哮必兼喘,哮病久延可发展为经常性的痰喘,而可将哮列入喘证的范围,故应询间患哮证时间的长短、喘的程席,以与喘证相鉴别。同时还应询间哮喘发作是否为逐渐进展而加重,缓解时是渐进的亦或突然停止发作,而与咳喘、支饮等肺系疾患相鉴别。

方用:平喘固本汤加减

本病发作时以痰鸣有声,呼吸困难,不能平卧为主证。故辨证要点应通过问诊了解诱发的因素、咯痰情况,及伴随的全身症状,以辨其寒热。如天凉受寒易发,形寒怕冷,痰少色白为寒证;若咳痰粘稠色黄,烦闷不安,汗出面赤属热证。本病在缓解期的辨证要点应通过问诊了解全身的症状以辨其属何脏之虚。若平素怒风,自汗,常易感冒为肺虚;若食少脘痞,倦怠无力为脾虚,若平素短气息促,腰酸腿软为肾虚。

出处:《中医内科学》·第一章肺系病证(卷)·第三节哮病(篇)

(二)发作期分型问诊

原文:虚哮证喉中哮鸣如鼾,声低,气短息促,动则喘甚,发作频繁,甚则持续喘哮,口唇、爪甲青紫,咯痰无力,痰涎清稀或质黏起沫,面色苍白或颧红唇紫,口不渴或咽干口渴,形寒肢冷或烦热,舌质淡或偏红,或紫黯,脉沉细或细数。证机概要:哮病久发,痰气瘀阻,肺肾两虚,摄纳失常。治法:补肺纳肾,降气化痰。代表方:平喘固本汤加减。本方补益肺肾,降气平喘,适用于肺肾两虚,痰气交阻,摄纳失常之喘哮。常用药:党参、黄芪补益肺气;胡桃肉、沉香、脐带、冬虫夏草、五味子补肾纳气;苏子、半夏、款冬、橘皮降气化痰。肾阳虚加附子、鹿角片、补骨脂、钟乳石;肺肾阴虚,配沙参、麦冬、生地、当归;痰气瘀阻,口唇青紫,加桃仁、苏木;气逆于上,动则气喘,加紫石英、磁石镇纳肾气。

1.寒哮

问诊:呼吸急促,喉中哮鸣有声,胸膈满闷,痰少色白,咯吐不爽,面色晦滞带青,口不渴,或渴喜热饮,天冷或受寒易发,形寒怕冷。

治法:温肺散寒,化痰平喘。方用射干麻黄汤加减。

2.热哮

问诊:气粗息壅,喉中痰鸣如吼,胸高胁胀,咳呛阵作,咳痰色黄或白,粘浊稠厚,排吐不利,烦闷不安,汗出,面赤,口苦,口渴喜饮,不恶寒。

治法:清热宣肺,化痰定喘。方用定喘汤加味。痰鸣息涌不得卧,加澳门新葡8455,葶苈子、广地龙。

若哮证发作时以痰气壅实为主,寒与热不显著,喘咳胸满,但坐不得卧,痰涎壅盛,喉如曳锯,咯痰粘腻难出。当涤痰利窍,降气平喘,用三子养亲汤加厚朴、半夏、杏仁,另吞皂荚丸,必要时可予控涎丹泻其壅痰。

(三)缓解期分型问诊

1.肺虚

问诊:自汗.怕风,常易感冒,每因气候变化而诱发,发作前打嚏,鼻塞,流清涕,气短声低,或喉中常有轻度的哮鸣音,咳痰清稀色白,面色晄白。

治法:补肺固卫。方以玉屏风散加减。

2.脾虚

问诊:平素食少脘痞,大便不实,或食油腻易于腹泻,往往因饮食失当而诱发,倦怠,气短不足以息,言语无力。

治法:健脾化痰。方用六君子汤加减。

3.肾虚

问诊:平素短气息促,动则为甚,吸气不利,心慌,脑转耳鸣,腰酸腿软,劳累后喘哮易发。或畏寒,肢冷,自汗,面色苍白;或颧红,烦热,汗出粘手。

治法:补肾摄纳。方用金匮肾气丸或七味都气丸。

相关文章